第五章恩将仇报(下) - 乡村神医

第五章恩将仇报(下)

在我国这个封建礼数较为盛行的国家,大多女子都是以自己的身体归属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何况是乡下女人…… 李红也不例外,自从那天被史癞子占有了身子后,就成了史来自的地下老婆,对于史癞子来说这可谓是两全其美的天大好事,一来可以尽情享受美人的临香玉体,二来可以时常的要点零花钱,毕竟李红有村长这棵财大气粗的大树作后盾。 为了长期和李红保持这种关系,史癞子不得不委曲求全的答应了李红的约法三章:头一条就是两人的这种关系一定要保密,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再有就是村长来的时候是来自不准露面。 最后就是不许史癞子再和自己媳妇以外的任何女人乱搞(当然不包括自己),其实这一条李红真是枉费心思,史癞子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也别说,这段时间史癞子还真是按照李红的约法三章做的,这就使两人的关系安然无恙的保持到今天。 话说回到今天,史癞子没能在纪成武那里讨着好气,心里很是不痛快,一边漫不经心的走着,心里一边想用什么办法来制制纪成武,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人来,差一点和史癞子撞个满怀,史癞子正想发脾气骂人,定神一看,来人他认识,原来是邻村的大驴(外号),史癞子一看是他,扭头就想跑,可刚一转身就背身后上来的另外一人挡住,这下史癞子可傻了眼。 原来是史癞子前些天到邻村和人家赌钱,输钱以后想人家借了500元赌债,10天就到期应该换钱,可史癞子手里哪有那么多的钱,所以就从开始的一拖再拖,发展到了现在的见了就躲! 大驴两人这次是特意来村里堵他的,大驴这个人史癞子可惹不起,它是远近有名的厉害主儿,要是没有两下子谁敢借给史癞子钱呢! 史癞子一看这回没辙了,马上陪着笑脸说到:“二位这么闲在,走我请两位喝酒,”说着话举了举手中拎着的两瓶酒。 “和你娘个驴”大驴从史癞子手中夺过酒瓶狠狠地向路边摔去,上前一步,揪着史癞子的脖领子抬手就是一个嘴巴! 这一巴掌把史癞子打得是眼冒金星,鼻扣出血。 史癞子用手捂着脸变声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 “有啥好说的,快还钱,否则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大驴说话时手仍然高高举在空中。 “还……还……还!”史癞子的声音几乎接近于嚎叫。 “好,拿钱!”大驴将举着的手放了下来,做出接钱的动作。 史癞子缓了口气说道:“大哥(其实大驴比他小),钱我是一定还,可你得再容我几天”。 “别再来这套,上回你他娘的就这么说的”,大驴由于气愤说话时连唾沫带口水的都喷在了史癞子的脸上。 史癞子一边用手摸着脸上的口水,一边用带着哭腔的音调说道:“大哥,今天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拿不出钱来呀”。 听到史癞子这样说,大驴向一起来的那个人看了一眼,只见那个人向大驴使了个眼神,大驴送开攥着史癞子衣领的手说道:“好,就在信你这一回,就在给你几天的时间,要是到时再拿不出钱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一定、一定”,史癞子频频点头说道。 两人没再说什么,转头就走了。 史癞子心里这个气呀,“娘的,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先是看了纪成武的白眼,接着又挨顿打”史癞子越琢磨越来气,心想“要是不给纪成武送礼,要是纪成武不敢他出来,怎么会遇上这倒霉的事儿!” 这下史癞子将一切一切的酶运都怪罪在纪成武头上,这时突然在史癞子脸上出现了一丝奇怪的表情,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双手抖了抖身上的土,急步向李红家走去。 到了李红家看见李红正在院内给鸡喂食,也不答话,简直像们便放着的水盆走去,李红回头瞪了一眼史癞子说道:“怎么也不提前通个信儿就跑来了,要是让村长撞见了就别想在有下次了”。 史癞子并没答话,只是赶紧用水洗了洗脸上的血迹,这是李红刚看见,原来史癞子脸上都是血,马上换了一种口吻问道:“这是怎么了,又跟谁打架了搞成这个样子?” 史癞子看见李红关心自己的样子,马上装出一幅极为可怜的样子编出了一套足可以以假乱真的故事来。 史癞子说:“这是让纪成武打的,原因是上次纪成武给她孩子治好了病,非要找他要500元珍费,由于理论不过他就动手打了他,而且还说,要是不给珍费,就和他没完”。 史癞子讲的故事足可以以假乱真,表情配合得恰到好处,李红还真的信了他。 李红愤愤地说道:“纪成武也太狂妄了,姑奶奶可咽不下这口气,那天和村长说说,非好好整治他一下不可。” 史癞子一看事情有门,就接着说道:“是啊,这小子是应该给他个教训,要不然就狂到天上去了,不过我倒有个办法,不用村长出面就能好好的整治这小子,而且还能达成村长家侄子的好事,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一听到能达成村长家侄子的好事,李红来了精神说道:“快说,别卖关子!” 史癞子一边接过李红地过来的毛巾一边擦着脸说道:“你不是河我说过村长老婆的侄子看上老王家的雪儿了吗?” 李红急切的答道:“是啊,可老王家一直到现在也没给回音,村长还正在为这事恼火呢!” 原来事情的原由是这样的,大约在一个月前的一天,村长的老婆过生日,家里的亲朋好友都前来祝贺,席间村长的老婆突然捂着肚子疼痛难忍,大家一时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又是灌热水喝,又是揉肚子的折腾了一大阵,不但没有减轻村长老婆的疼痛,反而加剧了疼痛的程度,实在没有办法了,就让村长老婆的侄子赵明背着她来到纪成武的诊所求救。 说起村长老婆的侄子赵明,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才、相目堂堂,是十里八村少有的高中生,平日里说话做事很是受这个“村长姑姑”的喜爱,可就是到了现在人都25岁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媳妇,倒不是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而是他本人的条件不错,所以眼光高东挑西检的,直到今天好没挑到合适的。 这两天纪成武诊所来看病的人并不算多,这时他正和雪儿坐在院内教雪儿识别药材的种类和名称,突然看见院门口佣金一大帮人,纪成武一眼就认出了背在赵明身上的是村长的老婆,马上意识到村长老婆病得不轻。 纪成武马上放下手中的草药迎了上去,指挥者将病人带进了检查室。 安放好姑姑后,赵明已是大汗淋漓,检查室内纪成武立即展开了对病人的诊治,并让无关人退出无内。 赵明便用袖子擦着头上的汉,嘴里就想着了火一样口甘舌燥,于是向院中走来,看见雪儿站在院里,也没多想就说道:“能不能给来杯水喝?” 雪儿马上回屋到了杯水,进忙给赵明松了过来,赵明接过水来一饮而进,用手抹了一下嘴角溢出来的水说道:“再来一杯行吗?” 就在这一瞬间,赵明的人一下子愣住了,此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端庄大方,一双大眼睛像夏夜晴空中的星星那样晶莹,像秋天小溪流水那样清澈,好像似曾相识,但又的确是没见过,难道就是梦中情人……?难道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天使…… 赵明脑子一片空白,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雪儿,雪儿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双目转身向屋内走去。 就在雪儿转身的一霎那,赵明似乎找到了答案,这就是他向往已久的恋人,他认定了这个理。 纪成武那里又是行针、又是推拿、又是用药的,总算控制住了村长老婆的病情,开了几济药后就让村长一大家人带着村长老婆回去了。 再说赵明回到自己家后就像着了魔似的,整天茶不思饭不想,什么事情也提不起兴趣,家里人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他是一个比别人多受过教育的人,对人情世故还算明白,他知道,在纪成武家里看到的姑娘和纪成武的关系非同寻常,虽然他对姑娘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那也是一厢情愿的事儿。 赵明也想将自己从这单相思的情魔中摆脱出来,可越是想忘记那姑娘就越忘不掉,姑娘的身影适时地浮现在他的眼前,怎么办?他知道自己调进了无形的情网…… 赵明的家就住在纪成武的邻村,步行的路程也就40多分钟,自从见过雪儿后,赵明借着探望姑姑病情的机会,来姑姑家的趟数越来越多,越来越勤,表面上是探望姑姑,其实就是想找机会看雪儿一眼。 村长老婆平日里就很喜欢这个大侄子,再加上这段时间她生病后,赵明几乎天天涨在她们家,而且不是帮着姑姑家里做这个,就是帮着做那个,反正总是不闲着,村长的老婆觉得自己今后能过指望这个侄子养老送终。 赵明是人在村长家里,心早就跑到了纪成武的诊所中,他开始利用自己的智商想对策来达到能过见到雪儿的目的了…… 于是,赵明开始三天两头的闹小毛病了(装病),无论是大病还是小情都要坚持到纪成武的诊所就医…… 赵明这么做,起初并没有过多的去想是为了什么,只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本能已是驱使他去这么做,很简单,只要是能看见雪儿一眼就心满意足…… 其实,他的这点心思和小聪明哪里能瞒德国有着丰富经验的亲姑姑,这天村长老婆把赵明叫到屋里问道:“明明,这些天亏了有你照顾,可姑姑看你好像有心思,能不能和姑姑说说,看看姑姑能不能给你帮上什么忙?” 赵明马上摇着头回答说:“没有……没有什么事儿……” 村长老婆笑了笑用极为关心的语气说道:“别骗姑姑了,姑姑这么大岁数什么事儿看不出来,就你那点小心眼能瞒得了姑姑?说吧,你是不是看上老王家的姑娘了?” “老王家姑娘?”赵明有点仗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并不知道在纪成武家中看到的姑娘就是老王家的大女儿雪儿。 村长老婆知道他不明白这里的玄机,笑着说道:“就是你这两天总去看的那个姑娘啊!” 一句话道出了赵明心里的笑秘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 看到赵明的表情村长老婆已经明白了,看来这小子真的动了真情。 村长老婆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道:“告诉姑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姑娘?” 既然已经让姑姑识破了心思,赵明也就没有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必要了,他用力的点着头说道:“不只是怎么回事儿,我就是想见到她,愿意和他在一起”。 村长老婆紧接着强调一句:“真的,不再变卦了吗?” 村长老婆之所以一再追问并一再强调,就是因为以前她这个侄子处的对象还不得有几沓了,可就是没有长性,三天两头的变卦,今天说行,明天又说要考虑,结果到了现在还是独身一人。 “好”村长老婆接着说道:“既然你然定了,这事儿就包在姑姑身上”。 赵明就像在汪洋大海里捞着了一个稻草,眼睛里透出希望的目光和兴奋的亮光,立刻双手抓住姑姑的胳膊颤声说道:“真的?” “姑姑能还能骗你不成!”村长老婆肯定地说道。 “姑姑,侄子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和报答您才好,如果真的能让我娶到这姑娘,我给您老人家养老送终”,赵明激动的发誓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时包在我身上,只要到时你小子别变卦就行”,村长老婆用十分有把握的口气说着。 村长老婆之所以敢这样大包大揽倒不是他有什么能耐,而是他有一个当村长的老头,老头在村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 为了促成侄子的好事儿,村长老婆顾不上纪成武前两天刚刚治好了她的病,其实纪成武和雪儿的的关系在村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点村长老婆心知肚明,可他却非要棒打鸳鸯,趟这趟混水! 当天,他就将此事告诉了自己老头子,刚一开始村长也认为不妥,太缺德,但经不住老婆的软说硬磨夹带着威胁和要挟,最终还是同意了亲自出面找老王家提着门亲事儿。 转天村长就来到老王家,一进院门,就大声的嚷嚷着:“老王身体怎么样了,我来看你了,好些了吗?” 老王两口子一听是村长的声音,急忙从屋内迎了出来(老王这半年多来在纪成武的精心治疗和用心护理下已经能够下地行走,说话也自如了)齐声说道:“多谢多谢,什么事让村长大人亲自大家光临?” 说着话把村长让进了屋里,又是倒水有时拿烟的忙活开了。 村长伸出双手摇晃着说道:“不用忙活,我也呆不住,就是想来看看老王的病好的怎么样了,顺便告诉你们一声村里正在研究给你家调地的事儿,老王身体这个样子,现在你家的那片地离村子太远了,打算给你家调换一个离家近一点的……” 老王两口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相互对视着愣在那,一时没敢搭腔。 看到这种情形,村长用手拍了一下大腿说道:“其实早就该给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可是由于最近村里的事儿太多,我一时没能顾得过来,怎么样现在解决也不能算晚吧?” 听到这里老王两口子完全醒过味来了,马上起身向村长答谢,村长一边用手将两人推回坐下,一边开口说道:“先别谢我,我这里还有件事儿想喝两位商量一下,希望你们不会反对!”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滑头,再利用和求人之前,总是不忘先给对方点好处,让你不好意思也不得不答应他的要求。 “什么事?村长你就直说吧,只要是我老王能办到的,村长你放心一定办到”,老王斩钉截铁的答道。 “哈哈……”村长开心地笑着说道:“好!我就知道你老王是个爽快人,不过我要说得也不是什么难事,只需你们两口子点一下头,剩下的事儿我全包了”。 老王两口子好像是隐约地感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相互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 村长耐不住性子了,接着说道:“今天我一来是给你家解决点实际问题;二来是顺便为我家侄子提亲来了,雪儿也不小了,该是到了出嫁的年龄了,俗话说:姑娘大了不可留、留来留去结怨仇吗”。 村长说这话时就想喝凉水似的顺当,表情也很轻松,但在老王两口子听来犹如晴空霹雳,振的脑袋嗡嗡作响。 虽然纪成武和雪儿的关系没有在老王两口子面前正式公开(这也是纪成武不成熟的地方),但老王两口子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纪成武。 老王这时只是呆若木鸡的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还是云芝勉强用只能无力三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雪儿已经有对象了”。 村长像是没听清,立起眉毛追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只见云芝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捏住了嗓子,光是看见嘴在动,可已经听不见说的什么了。 到这时老王不得不说话了:“村长,姑娘大了,这事儿容我们和她商量一下”。 “什么时候容的孩子能做父母的主了,我看这事也不急在这一时,回头我听你们两口子的回信”,撂下话,村长走了。 这下可给老王两口子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想想刚刚开始好转的日子,两口子唉声叹气的…… 要说这半年多来,老王两口子确实是占了纪成武的光,当然这与自己的女儿雪儿时分不开的,纪成武在这段时间里,不单单是尽心尽力、竭尽所能的为老王治病,是老王的病情日渐好转;而且还经常从经济和物质上帮助老王家里,在这一点上老王两口子心里有数。 到了第二天下午,村长再次来到老王家的时候,老王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已经是卧床不起了,倒不是老王旧病复发,而是又添新病,这回他得的是怕见村长的“病”! 进屋后村长看见老王蒙着大被子睡在炕上,问了几句话都是云芝在支应,老王始终不肯开口说一句话,村长感到局面尴尬,也意识到了老王有点诚心,就告辞走了。 就这样,村长一连三次登门都吃了软钉子,明白了老王是再装病,心里有气又没法说,这还是自打他当村长以来头一次我这么大的火! 史癞子早就听李红说了这件事,今天他就要拿这件事来做文章了……

下一篇   第六章设计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