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10) - 乡村神医

第六十三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10)

就在王静气急败坏、胡思乱想之时,纪成武开始了解释说道:“首先,我要告诉你,这就是我为你治疗顽症的有效方法,你也说过,不论是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将你的顽症治好就行!但是,如果不将你制住,那么,这种连鬼都不敢相信的偏方,你就更不能相信了,所以,肯定要被你拒绝,那我的承诺也就将无法兑现,总之,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绝不是在戏弄你,而是在为你治病!” 纪成武看着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的王静,伸手将堵在她嘴上的布拿了下来,接着补充说道:“治疗的效果,明天立刻就见分晓!” 王静喘了几口大气,埋怨的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和我打声招呼,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这样,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企图呢?” 纪成武笑了起来,看看王静已经能够接受,就一边为她打开手铐,一边说道:“要是提前和你说,你会让我将你考起来吗?我想肯定不行吧?” 王静心里思到:别说,是这个理儿,要是纪成武日前说的话,那他绝对不能接受这种治疗方式,起码她要维护自己的尊严,看来这个神医还真是不简单啊! 刚一打开手铐,王静就不轻不重的打了纪成武一巴掌,撒着娇的说道:“你真坏,经欺负人家。” 此刻已是烟消云散,纪成武长长的出了一口大气,如释重任般的瘫坐在床上,他知道,自己这步棋也算是铤而走险啊! 清晨的空气格外的新鲜,纪成武还是照常起的很早,虽然昨晚辛苦劳累了点,但,精神上的满足和上的释放让他感觉格外的轻松,他对王静用此偏方治疗的效果一点也不担心,原因是他父亲曾经用此方成功的治愈了个狐臭病人,这也算是他的家传秘方了。 目前,最让纪成武感到为难的就是金凤的病情,自己已经完全被剥夺了女体行医的权利,可金凤的病情他是知道的,如果再耽误下去很有可能将造成终身的遗憾……。 事有凑巧,上午的女囚病人中,金凤也被列在了其中,见此情况,纪成武马上向小田请示道:“田警员,我需要小霞过来帮个忙,是否可以?” 小田说道:“好的我马上去给你带来。” 小霞被带到以后,纪成武开始给她布置任务,是不是的还近距离的咬着耳朵说了些悄悄话。 布置完毕以后,纪成武还照常按列表名单为每一名女囚看病,小霞则忙活着将熬药用的炉子从院中搬到屋内,这是,门口的警员伸手拦住说道:“炉火不准进屋!” 小霞按照纪成武的嘱咐说道:“纪神医吩咐,今天的药材属阴性极强的药材,不能见天,所以,要在屋内煎制。 看门的女警员觉得也有道理,就没有在家阻拦让小霞将炉火搬进了屋内开始熬药。 小霞按照纪成武的吩咐,抱进来很多的引火稻草及材火,点火开始熬药,这时,金凤被带了进来,她坐在纪成武的对面,看上去身体好像是好了许多!纪成武也不说话,左手为她把脉,右手则始终捏着一根银针。 就在这时,屋内突然烟雾弥漫,火焰随着烟雾腾然而起,小霞大叫一声:“着火了!”就像屋外跑去……。 屋内火势未起多大,烟雾却笼罩弥漫,只见纪成武拉着金凤的手,向着火堆冲去,金凤还在迷茫之中就被纪成武拉到了火堆的旁边,正像开口问纪成武这是做什么,就见纪成武左手向地上然完的炭灰抓去,回手就将抓到的炭灰抹在了金凤的脸上,金凤刚想用手去遮挡,纪成武的银针神速的扎在了她的昏眩穴上,一时间,金凤立刻昏倒在地……! 纪成武立刻用旁边准备好的水连浇代扑的将火扑灭,向着门外喊道:“快来人呀……!金凤昏过去了!” 门外的警员早就来到了屋中,只是由于烟雾太大,有搞不清楚火源到底在哪里,所以,在这短暂的瞬刻之间,只能站在屋内的门口进行观察……。 火已扑灭,烟自然慢慢散去,警员快步来到纪成武身前,看见金凤倒在纪成武的怀里昏了过去,就马上问纪成武道:“她是怎么弄的?” 纪成武一变样装着做出对金凤的抢救措施,一边和警员说道:“快…快叫王警官来!” 警员看见眼前的情景,知道情况紧急,立刻跑着去将王警官喊了来。 王静进屋后,见纪成武正在为金凤进行抢救,立即问道:“纪神医,她怎么样了,不会有事吧?” 纪成武表情焦虑的说道:“她是由于救火心切,被火燎伤了,看来这个紧急症状我是无能为力了,必须马上送医院进行抢救,否则,性命不保!” 王静一听金凤是为了救火所致,而且又有性命之危,也顾不上在问起他的问题,就对警员说道:“去赶快叫他们将那辆吉普开来,送金凤去省城医院,救人要紧!” 一场由纪成武精心设计的救人闹剧终于以成功而告终,纪成武的心理虽然有些忐忑不安,但脸上还是挂着得意的笑容。他知道,以金凤的聪明,等到了医院醒来以后,能够理解到他的用意,接下来就要看金凤自己的能耐了,虽然,她现在已经距离自己的解教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但,想要得到保外就医并且不再回到这里,还需要一定的功夫和手段。而纪成武所能够做到的也不过如此了。 晌午时分,因为救火搞的满身屈黑的纪成武被批准获得到狱中澡堂洗澡的好事,这还是纪成武到女子监狱后第一次到公共澡堂洗澡,由于是女子监狱,所以洗澡的就只有他一人。于是,纪成武痛快淋漓的洗了一个独立浴。 就在他洗完更衣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了一个令人毛孔悚然的男子声音说道:“看来倒是蛮自在的,别以为你做的好事没人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