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9 ) - 乡村神医

第六十二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9 )

纪成武将王静轻轻的放到了床上,低头问道:“这话怎么讲?” 王静并没有直起身来,躺在纪成武的怀里说道:“先为我治疗,然后……。” 呵呵……!纪成武笑的简直就要不行了,眯着眼睛对怀里的王静说道:“放心吧,这是治疗必须的前奏!” 这回王静从纪成武的怀里挣脱了起来,严肃的说道:“看来你是真的在骗我,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治病的方式!” 纪成武有点尴尬的说道:“你没见过就对了,要是见过了,那我就不是神医了!” 王静想了想觉得貌似有点道理,心道:反正也已经和他那个过了,自己也正需要,就随着他去吧,等要是治不好看怎么收拾他的! 纪成武好像是看透了王静的心思,就又将她搂到怀里说道:“就不要在压制自己了,我是医生并且为你做过检查,我知道你的生理情况,你现在很需要男人的关爱和滋润,不然,你的身体还会出大毛病的!”随着说话,纪成武已经解开了王静兄情的纽扣,将手伸了进去……。 王静没有在反驳,也没有在拒绝,默默的再一次接受了纪成武对他的关爱和滋润……! 由于有了头一次的经验,纪成武有意控制了关爱的进程,他慢慢地抚摸和全身的按摩激起了王静强烈的,使王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丈夫那里,被直截了当的关爱下,未能达到的冲动,竟然在纪成武的几根手指之下产生了,而且来的是那么的猛烈,那么的使她没有面子,因为,床单上已经出现了一大片水印……! 王静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胡乱的喊叫了起来,这种喊叫之声足以令每一个男人神魂颠倒、一泻如注! 强烈的刺激,激发起了纪成武内心深处的制服,他开始一边为王静推拿这关键部位,一边随意的搭话提问了,每当王静即将冲动之时,纪成武立刻停止手上的动作,使她难耐寂寞,这时,纪成武总是要问一个问题,在的驱使下,王静只能无奈的回答了他的每一个问题,可是,就有一个非常关键,非常让纪成武受听的问题,王静始终坚持着不予以回答,纪成武也宁上劲儿来了,他用尽了平生所学,针对着女人体位特征,不断的换着方式的进行开发,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纪成武的努力下,王静终于高昂的喊出了纪成武等待久违了的一句话:“求求你了,给我吧,我要!” 风雨过后是彩虹,在纪成武的两次滋润下,王静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卷曲在床上沉沉的睡去,纪成武强打精神,坐守在王静的身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到了午夜时分,由于,之前纪成武让王静喝了很多的水,王静被憋的醒了过来;王静睁开眼挪动了一下身子,眼前的情景将她吓了个魂飞魄散! 她的两只手被手铐结结实实的铐在了床帮上,全省裸露一丝不挂,纪成武正端坐在床前静静地看着她,王静不顾一切的用力想将手从手铐中挣脱出来,可无论他怎么挣为也无济于事,而纪成武就在一旁若无其事地看着……。 王静有些急眼了,要知道,这可是监狱里面最忌讳的一件事,于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纪成武,你要做什么?”但又觉得这么问不够分量,就又加上一句说道:“你不想活了吗?要知道,你这样要挟警官可是死罪!”她特意将事情的后果夸大到极限。 纪成武并不慌张,不紧不慢的说道:“咱不是说好了吗,这里只有神医和患者,没有警官和犯人,怎么,这话你都忘了?” 王静见纪成武这个样子和她说话肺都要气炸了,她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的说道:“好了,神医别再闹了,就算我求你了,快给我打开手铐,我…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纪成武明白王静的意思,就将早已准备好的一个水杯拿了过来说道:“那好吧,就放到这里!” 王静没有想到纪成武无耻的变态到这种地步,她仰起脖子刚要喊门外的其他警员,纪成武用布堵住了嘴巴;王静心想:这回是完了,没想到掉到了一个变态狂的手里。 纪成武好像是早就有所准备,麻利的将王静身体位置摆放好,将水杯放在了下面,侧过头来对王静说道:“好了,你就开始吧!” 王静真是哭笑不得,这可是她有生以来头一此在男人的注视下,做这种事情,这…怎么能让她做得出来呢!于是,他就拼命的向纪成武摇晃着脑袋表示这样她不行。 纪成武看了看王静拿害羞的表情,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说道:“好吧,既然你自己做不到,那就让我来帮你。” 说着话,纪成武就坐到了王静的身下,开始用手在王静的小腹上由轻到重的一下一下往下推着,这下,王静可就再也坚持不住了,只觉得下腹胀痛,酸触难忍,一股热流奔腾而出……! 王静原以为事情可以到此为止,谁知道是噩梦刚刚开始,下面的事情更让她难以接受,纪成武竟然用她的尿液,来擦她的腋下部为,而且是反复不断的擦抹,冤屈的眼泪从王静的眼角赫然而下……! 屋内就想死一般的宁静,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还是纪成武先开口说道:“好了,治疗就到这里结束了,在我为你松开手考之前,我想我必须向你解释清楚我这样做的用心,你想听吗?” 王静现在杀了纪成武的心都有,哪里还想听他在胡说八道的,就将头向床内一扭,没搭理纪成武。 纪成武知道王静是彻底的误解了自己,就强硬的说道:“不管你想听不想听,我都要说,不然,给你松开,你非杀了我不可!” 王静心里这个气啊,心道:既然非要说,那还问我做什么?既然怕我杀了你,那还铐我做什么?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