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7 ) - 乡村神医

第六十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7 )

纪成武的冲动加上王静的饥渴促成了他和美女警官之间的好事,然而,甘蔗没有两头甜的,就在第二天的早上,纪成武被剥夺了为女囚犯人直接做检查的权利,他屋中的检查隔离布帘被强行的拆下,他只能是做一些诊脉配药之类的基本治疗。 纪成武虽然有些气愤,但也觉得很得意,因为,所有这一切,证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美女警官王静非常重视自己了! 但是,有一件事纪成武必须要完成,他曾经答应过金凤,要帮她度过难关和解除病痛,于是,他向看守在门口的另一名女警员提出了要求见王静警官的请求。 纪成武的请求被很快的批准了,他跟着女警员来到了值班室,王静张坐在办公桌后面等着他,进门后,王静同着女警员问道:“有什么事情报告吗?” 纪成武心领神会的答道:“报告王警官,纪成武有重要事情向你并报!”说着话看了看带他过来的女警员。 女警员很知趣的推出了值班室,王静马上急切的小声说道:“白天不能让你给我治病,人多嘴杂,要惹出是非的,只能晚上才行。” 纪成武点头笑道:“这个我知道,我是为了其他事情来找你的。” 王静哦了一声松了口气说道:“什么事情你快说吧?” “还记得我让你将那个男警员调走的事情吗?”纪成武将也将嗓音压得很低。 王静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就绣眼一瞪冲着纪成武说道:“干什么,是不是要为那个叫金凤的女囚的事儿?” 纪成武也不推脱,非常坚定的说道:“没错!就是他的事儿,现在你要是不想办法来帮帮他,那很可能要出大事的。” 王静收起了他那咄咄逼人的目光,站起来将双手向胸前交叉一抱说道:“实话告诉你吧,你以为就你最聪明吗?其实,我也早就看出他和金凤不正常的关系来了,可为什么我装作是无动于衷呢?” 纪成武惊奇的看着王静问道:“为什么?” “呵呵…”王静深沉的笑了起来,接着说道:“这个你可能是真的不明白,那好,我告诉你,那个男警员可是有来路的,我将他从你哪里调走已经是算最大的权利极限了,其他的我可就在也无能为力了!” 纪成武听王静这么一说,心凉了一半,就扫兴的说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那,这,这可怎么办事好呢?” 王静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对纪成武说道:“好了,你先回去吧,别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免得惹出闲话来,晚上你过来给我治疗的时候,我再慢慢和你说!” 纪成武心里一阵激动,马上站起身来向王静立正说道:“是!警官,听从你的安排!” 由于王静的有意安排,纪成武一天的工作倒也紧张充实,来来往往的女囚患者人数上有了明显的增加,这也是王静有心路的地方。 纪成武在经过了大风大浪的洗礼后,人也变得聪明了许多,他知道了任何事情不能草莽形式,否则,只能是害己又害人,因此,在这一天中,他几乎是无时无刻的不再想着怎样才能将金凤解救出来,但,身为囚犯的他还真有些犯难了! 金凤今天并没有被安排在看病的女囚之列,纪成武就托付看守女囚的女警员给她带去了部分草药,并将草药的使用方法写于之中,让金凤照方服药。 晚饭时分,小田来换岗,手中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拿,纪成武等到另外一名女警员走后,就怪腔怪调的向小田问道:“怎么,连晚饭也给禁吃了吗?” 小田冲着纪成武做了个鬼脸说道:“别说,神医就是聪明,你猜对了!” “什么?”纪成武几乎叫差了音。接着愤愤的说道:“连晚饭都不让吃了,那还不如把我拉出去毙了算了!” 小田的脸上笑开了花,前仰后合的说道:“男子汉,饿一顿还当回事呀!” 纪成武咧着嘴说道:“倒不是饿一顿的事儿,只是没有这个道理啊!” 突然纪成武像是明白了什么,转怒为喜的说道:“呵呵…,小田,别再和我开玩笑了,快点将饭拿出来吧,吃过饭我还要给王警官做治疗呢!” 小田换了一副认真的表情说道:“给王警官做治疗的事情,他向我吩咐了,可晚饭的事情他没说呀!” 纪成武越听越来气,心道:哦,老子是给你做治疗,倒好,只记得让老子给你治病,却不把老子的温饱放在心上,唉!真是最毒末过妇人心啊……! 小田像是看出了纪成武的心思,就闪身进屋说道:“喂,我说神医大人,肚量大些,别竟将人家向坏处想,天底下不是只有你一个好人。” 纪成武接口说道:“好啊小田,不是你求我的时候了,现在反倒教育起我来了。” 小田立刻撅着小嘴说道:“我可是个有心的人,更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要不然你那有现在这么舒坦啊!” 纪成武心想:也是,要是没有她这些天的关照和维护,自己哪能有这等的的美事儿呢!想着心里一美就不自然的笑出了声。 小田看到纪成武这喜怒无常的样子,真是有点好笑,心想:哼,平日里还总是吹嘘自己是个男子汉,如何了得,如何坚强,呵呵…。,这就一顿没让吃饭,都快神经了。 小田回头向整个院中巡视了一下,在确定其他警员都下班走了以后,就对纪成武说道:“好了,现在你就跟我去给王警官治病。” 纪成武看了一下屋外,觉得时间维持尚早,就又坐下来答道:“找什么急啊,治疗的最佳时辰还没到呢!” 小田也不管纪成武愿意不愿意了,走过来,抓起纪成武的衣袖就往外拽,搞得纪成武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纪成武被小田拽着踉踉跄跄的来到了值班室门前,一股扑鼻的烤鸡香味只穿他的鼻腔,他站在门口,眯起眼睛,使劲的用鼻子吸着空气中烤鸡的香味,嘴里不住的说道:“啊!真是太香了!看来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