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5 ) - 乡村神医

第五十八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5 )

原来,王静已经被这个毛病困扰了多年,目前,此症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他的家庭幸福了,丈夫与他离婚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此症!为了医治此症,他不惜重金求医、买药,可是,结果都是一场空……。 而就在纪成武出现在她的监狱,在她的眼前展示了高超的医术后,她早就产生了让这个神医给她治疗的想法,就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纪成武当面指出了他的病因,然他不能不佩服这个土神医……。 纪成武审视了一下美女警官的表情,觉得现在直接将治疗方法告诉她有些为时尚早,就特意拐着弯儿说道:“我给病人治病的方法你也见到了,一般是常病常态治,怪病邪法治,总之,就是以疗效为最终目的!” 王静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别跟我在绕弯子了,你就说要怎样才能治好我这病吧!” 纪成武心道:治你的病在我来说并不算难,可要之你这,蛮横的警官架子还真的费一番心思。 想到这儿,纪成武拿出了他神医的医腔说道:“要想让我给治疗,必须要先相信我才行,没有最基本的信任,我是不予以治疗的!” 王静一听就要发怒,心想:你个囚犯还在这里跟我讲条件,看来我是对你太客气了! 王静心里想着嘴上就说到:“怎么着,还要和我讲条件吗?我要是不同意呢?” 纪成武心道:娘的,这个女人还讲不讲道理,老子这是和她讲条件啊?看来不和她来点硬的是没法将她这架子打掉的! 想到这儿,他把心一横说道:“是…!王警官,囚犯纪成武没有资格和你讲条件,一切听从你的吩咐!”纪成武这叫将球踢给了王静,看她怎么办? 这下王静傻眼了,怎么办?难道自己命令纪成武来为自己治疗!好像不太妥当啊!可有不愿意就这样失去这样的好机会,没办法只能勉强降低了面子对纪成武说道:“怎么,不高兴了是吗,我的纪神医?” 纪成武听着王静的话头子软了下来就解释说道:“王警官,我可是从来没有向你讲过条件,那是你自己理解错了,我为病人治病强调的是相互配合,没有充分的信任是无法达到治愈的效果的,不知你能够明白吗?” “哦…,这个当然能理解!”王静见纪成武给了自己台阶,也就顺坡下了……! 纪成武见王静彻底的软了下来就进一步说道:“那咱可将丑话说在前面,整个的治疗过程中,必须全部听从我的安排,当然是指治疗的安排,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将用脑袋来保证一定能治愈你的顽症,王警官,你考虑一下,能不能做到?” 听到纪成武用脑袋来担保,王静一下子来了精神,她不但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神医的形象就在她的面前,由于稍有些激动,她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说的可是真话,不当儿戏吧?” 纪成武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怎么样,能做到么?” 王静没加犹豫的说道:“没问题,只要能治好我的顽症,要我怎样做都可以,但……?” 纪成武这时和王静两眼正在相互对视着,见王静话说到一半停住了,纪成武心里明白她的意思,就接过话来说到:“你是想说要是治愈不了你的顽症怎么办对吧?好…!那我也明确的告诉你,你的顽症我已用命来担保能治愈,但,你如果不能按我的治疗方法去做怎么办?” “不会的,纪神医,我已经让这顽症折磨了这么多年了,可以这么说,为了治愈它,我什么样的苦和痛都能抗得住!”王静已在不知不觉中改口叫“纪神医”了……! 纪成武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能够驾驭局面了,就又大着胆子说道:“那我可不可以再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王静爽快的答道:“你说,只要不是帮你越狱!”呵呵……,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纪成武也跟着笑着说道:“我还不想给自己罪上加罪,我的量刑还不至于让我有那种想法,我只是想说,再给你治疗当中,当然,只有我们两个在场的时候,可不可以只有医生和病人,没有警官和犯人,这个对我为你治疗很重要?” 王静笑的更加妩媚,用手指着纪成武说道:“纪神医啊!我看你真是得寸进尺啊!不过,既然我已经相信了你,那好吧,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就着么定了!” 听了王静的回答,纪成武心想:这个女人可真是一个难以驾驭的女人,这是他从医以来遇上的第一个让他头疼的女人,但,这个女人更加激发了他的一种无形的……! 纪成武见王静答应了他的要求,就试探性的说道:“王静同志,请你做好,将你的手伸出来,本神医要为你诊脉查病!” 王静看到纪成武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冲着纪成武摆着手说道:“免了吧你,就别再假正经的同志…同志的了,就直接叫我王静吧!” 纪成武马上来了个立正敬礼的姿势道:“是…,王静同志…,哦!不…,应该是王静小姐!” 纪成武的话音一落,两人同时呵呵的乐了起来……! 两人坐定后,纪成武开始履行医生的职责,例行公事的为王静诊脉断病,纪成武显得非常认真,非常仔细,其他的纪成武倒是没有感觉出来什么,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要比王静还要快……! 珍过脉以后,纪成武表情神秘的沉思了好大一会儿,站起身来说道:“看来你的顽症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幸亏遇上了我,要不然错过了这个时机,恐怕是真的神仙也难治愈了!” 王静有些惊讶的看着纪成武问道:“怎么,还治愈的了吗?” 纪成武面带难色的说道:“那要看看具体的情况再说,请把你的上衣脱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