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1 ) - 乡村神医

第五十四章狱中生活之制服篇(1 )

监狱的傍晚显得格外沉静,夜幕下的空气透着清凉和潮湿,远处湖伴传来的青蛙“呱…呱…”的叫声显得苍白无力,而屋里布帘后面的呻吟之声使得坐在外面的王静警官坐立不安……! 他不住地用咳嗽之声来提醒里面的小田,同时也是用咳嗽之声来安抚自己那心灵上的折磨,这种声音对于他这个接过婚受过体验的女人来说,是多么的具有挑逗性和吸引力,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让她撩开布帘走进了帘内……! 里面,纪成武正在专心致志的为小田作者检查,小田已经是粉面通红,粗气直喘,纪成武回头看了一眼王静警官,有些打愣,就见王静警官轻声说道:“你继续,不耐你事儿的!” 这时,小田也将头转了过来,看见王静不好意思的又将头转了回去。 纪成武有些不高兴了,心想:还是他娘的不信任老子,娘的,在这里老子就是有想法又能如何?真是欺人太甚! 纪成武心里想着,脸色也就随之难看了起来,他立刻站起身来说道:“好了小田,你穿好衣服出来吧!”说完话,看也没看王静警官一眼,就独自钻出了布帘……。 王静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又说不了什么,于是就强达话对纪成武说到:“检查出什么问题来了吗?” 纪成武正为这个心烦呢,他也是在纳闷,怎么就一点病症都没有,小田可是明明说出了病情的症状,难道是自己的医术不精,或是……。想到这儿,纪成武好像是如梦初醒,他双手一拍,人显得非常的兴奋……! 王静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问道:“怎么着?是好是坏?” 纪成武冲着王静神秘的笑了笑说道:“呵呵…,这要感谢你了,是你帮着我为小田确诊了病情!” 王静更是摸不到头脑了,她眨着眼睛磕磕巴巴的说道:“什么…是…我,我…没…没做什么呀!” 纪成武并不直接回答王静警官的话,而是立即叫出了小田说道:“好了,你的病情我已经彻底的查清楚了,下面就需要你的配合治疗了。” 小田也兴奋的说道:“那太好了,你看我是说我有病吗,你们还不信,这会怎么样?” 纪成武心里觉得很可笑,心想:还有愿意自己有病的,嘿嘿,真是树林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小田,你信不信服我这神医的名号?” 小田点头说道:“当然信服了,要么我为什么要找你给看病,省城的大医院多着呢!” 纪成武又对小田说道:“好,既然这样,我就给你开一幅神药妙方,保你今晚喝了明天就能好,但此方不准外露,否则无效!” 站在一旁的王静不耐烦的说道:“行了,纪神医,别再装神弄鬼的了,是什么病你就明说,快开药方就是了!” 纪成武并没有在意王静警官的话,只见他拿出纸和笔来立刻写道:窝窝头一个,白开水一杯,一次全部吃下,热水泡澡,一夜,天明可愈。 王静早已是急不可耐的想知道纪成武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就在纪成武伏案开放的时候,她已站在了身后,当看见纪成武写的药方时,差点背过气去,心想:好你个神医小子,我就先放你一马,等明天,看小田的情况在找你算账,看你还敢不敢拿警察开心! 纪成武小心地将药方叠好,送到小田面前又嘱咐说道:“这是我祖传秘方,决不外露,方子略显离奇,但很奏效,你严格按照此方去做,明日你的病情如果不能转好,我从此不再行医!” 纪成武话说得义正言辞,不得不使小田相信他是将神医秘方给了他,这会儿,连看到此方的王静也有些相信了……。 清晨的阳光总是来得那么的突然,纪成武一睁眼已经是阳光满屋,朝阳升起了,他立即把起床来,准备迎接今天安排的第一批女囚病人……。 早饭过后,第一个被带来的就是昨天急性发作下阴之炎症的金凤,虽然今天没有像昨天那样被人搀架着进来,但痛苦的表情仍然挂在脸上……! 纪成武让金凤坐在了自己的对过问道:“怎么样,好些吗?” 金凤要了摇头说道:“虽然没有那么钻心的疼痛了,可…可还是难受得很……!” 纪成武看了一眼屋外的看守说道:“好吧,进里面先检查一下再说。” 金凤这时有些迟疑,向屋外看了一眼说道:“能不能不作检查,求你给开点药好不好?” 纪成武被金凤的话问得有点打愣,他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紧紧的盯住金凤的秀眼,金凤的眼神在接触到纪成武眼神的瞬间,马上就移开向地上看去,纪成武心里好像是明白点了什么,于是,对着金凤大声的说道:“如果你不马上进行检查,可能就会因贻误病情而导致后遗症的产生,严重的话威胁到生命,到底怎样,你自己看着办吧?” 只见这时,男警卫站在门口嚷道:“纪神医,一个囚犯,还能由她胡来,该怎么做听你的,由不得他!” 纪成武嘴角微微向上一敲,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回头对金凤说道:“那就请进去吧,大小姐!” 金凤这回没加任何犹豫,自己掀开布帘就走了进去……! 纪成武并没有马上跟着进去,而是,冲着警卫说道:“麻烦您去问问王警官,我要的草药买来了没有,现在等着要用。” 警卫听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像值班室跑去……。 纪成武看着警卫远去的身影,冲着布帘里面的金凤说道:“你先等一会儿,等药到了我就开始为你治疗,好不好?” 金凤答道:“好吧,一切都按你说的做,我听你的!” 纪成武心想:你听我的,哼哼,目前怕不是这样吧,等一会儿,药到了才是你真正听我的受我摆弄的时候,今天非要将你这野蛮、漂亮又有些自大的小妞彻底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