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狱中生活之艳窝篇(1 ) - 乡村神医

第四十四章狱中生活之艳窝篇(1 )

纪成武吃完了中午饭,见还没有人来提审他,索性破灌儿破摔,不再规矩自己,将东西放在一旁,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正当他睡得甜美之时,就听见铁门作响,纪成武一机灵,赶紧的从床上下来站在了地上。 只见从门外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员,对纪成武说道:“走吧,警官要见你”。 纪成武心想:看来是到时候了,恶运将等待着他去承受,老天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啊! 纪成武再不情愿也没有办法,只得跟着两名警员穿过走廊,来到了警官的值班室。 进屋后,眼前的情景又让纪成武大吃、特吃了一惊,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位标志无比的冷面美女警官,严肃、端庄的坐在了办公桌的后面,由于屋内光线暗淡,纪成武怕自己看错了,赶紧用手揉了揉眼睛,想仔细的看清楚。 “你就是那个被称作神医的纪成武吗”?坐在桌后的女警官发话了! 纪成武被问得一愣,但,同时又有些骄傲的答道:“是…我就是纪成武。” 女警官站起身来继续说道:“你也不是新囚犯了,狱中的规矩想是不会不知道吧,还要不要我给你重复一下?” 纪成武看着女警官那修长的身材,心想:好标准的身材啊,但嘴上立即答道:“是的,我知道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想你很想知道为什么把你呀到这来吧”?美女警官两手背后,从桌后走了出来。 纪成武心里这个气呀,心道:老子要是知道的话,那就不是神医了,而是神仙了。嘴上说到:“是的,这到底是为什么”? 美女警官又回到办公桌后坐下说道:“好吧,那就让我来告诉你,这次,将你押到这里来,是给你一次立功赎罪的机会,我们这里的女囚犯集体患上了基本上是同样的病,因为你的医术高明,所以,经上级批准,给你这次机会,你要好好的珍惜,争取宽大处理!” 纪成武听完美女警官的话,心里有了谱,心道:娘的,是你们在求老子,还这么大的口气,不行,不能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于是说道:“警官,我一个山村野医生,没有什么真本事,不敢担当如此重任,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美女警官搜的站起身来厉声说道:“纪成武,你给我放老实点,不要以为你懂点医术,就狂妄自大,告诉你,这是政府再给你机会,你要是不识抬举,可别怪我……。!” 美女警官特意将话留了一半,看看纪成武的反应。 “警官,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怕……”!纪成武也同样只说了一半话就停下不说了。 美女警官厉声问道:“怕…?你怕什么?” 纪成武特意一将声音压低了说道:“我是怕一旦我要是治不好怎么办?” 美女警官声音缓和了许多说道:“那要看你是持什么态度了,只要你用心去给他们治病,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纪成武心里踏实了许多,又开口问道:“我能知道她们得的是什么病吗?” “这个回头让田警员告诉你”美女警官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将双手按在桌上接着说道:“现在,我要对你约法三章,你可听清楚了。首先,这次你是为妇女同志治病,不许有非分的想法。” 纪成武心道:废话,我怎么想你能知道啊! 只听美女警官接着说道:“第二吗,就是,在为女同志治病的过程中,不许动手动脚!” 纪成武一听肺都要气炸了,他用奇怪的眼神盯着美女警官心想:变态呀! 美女警官并没有理会他的表情,仍然认真地说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你要老老实实的听从我的指挥,不然后果就不用我说了!” 纪成武心道:全是废话啊,这病可怎么治呀! 美女警官说完后看了看木呆呆站在那的纪成武又强调一句说道:“听见没有?” 纪成武回答了一声:“知道了,不过……”! “又怎么了,快说?”美女警官急切的催到。 纪成武壮了壮胆子说道:“不过…要是按照你的要求来治病,那这病我可能是治不了了,我是用银针和人体穴位的推拿给人治病的,要是连病人的身体都不让碰,那叫我怎么治呢?” 纪成武这话说的很实在也很有劲儿,美女警官也被问得无话可答,愣了一下大声说道:“好了,就按我说的做,小田你把他带回去吧,跟他讲讲犯人的病情,什么时间开始治疗我会安排的”! 纪成武只好跟着小田警员回到了自己的牢房,使他不敢相信的是,居然,刚一进来的那间酷似值班室的房子就是他狱中的天地。 回到纪成武的牢房后,小田警员将狱中犯人的病情向纪成武做了详细的解释。 原来,狱中的女犯人,不知什么缘故,都相继患上了阴痒症,前段时间,请来了镇里最大医院的医生前来医治,也未能治愈,只是暂时缓解了一部分人的疼痛和瘙痒,没能彻底解决问题,于是就把在监狱系统传的沸沸扬扬的神医给派了过来……。 纪成武在得知病情后,心中稍稍有了一点数,心想:看来,治疗并不会难倒自己,可那位美女警官的禁条戒律却是自己治疗过程的最大阻力,不行,必须要想个办法,将那个盛气凌人,傲慢自大对美女警官彻底拿下,否则,就别想好受……! 想到这里,纪成武立即对田警员说道:“看来此病情非同小可,连镇大医院的医生都没招了,请你回去告诉警官,我想和他好好谈谈,当然是关于如何治疗的事儿!” 田警员倒是通情达理,说了声:“好吧”就锁上屋门,转身走了……。 纪成武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无名的兴奋和特殊的感觉,心想:一没留神,怎么会掉到了艳窝阵里,这可叫我如何施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