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近水楼台 - 乡村神医

第四章近水楼台

在云芝母女的细心照料下,纪成武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起来,再说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只是伤风感冒而以。 七月的清晨非常漺意,起床后纪成武感到浑身轻松,看来自己的病情已经痊愈,两天以来,纪成武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悠哉日子,而且还有美女陪伴左右,是纪成武心里就像糊了一层蜜又甜又美,真的不愿意自己的病好得太快。 “,怎么自己起来了?快躺下,千万别着凉!”不知什么时候云芝已经站在了纪成武的身后。 “哦,我……”纪成武本想说“我已经全好了没什么大耐了”。 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纪成武生硬得将后半句给咽了回去,好象是怕说出来会失去什么似的。 然而,当他回头看到云芝身后空荡荡的时候,心中一凉随口问道:“雪儿怎么没来”。 “她爹那这几天越来越不好,经常发脾气,学而在家伺候她爹呢”,韵致一边马力的尾纪成武整理炕上的东西一边答道。 “是么?叔的病又严重了?”纪成武急切地问道。 云芝马上补充道:“其实也没有比前两天严重多少,就是这两天的脾气很大,总是莫名其妙的大发雷霆,家里留他一人我不放心,就让雪儿在家了。” 听到这里,纪成武立刻说道:“婶,别管这里了,我们马上去你家为叔做治疗。” 其实云芝的心里早就有这个意思,就是不好意思张嘴,听纪成武这么一说,云芝手上的加快了动做,嘴里却说:“你的身体刚好,过两天再说吧。” 纪成武以一个医生的口吻说道:“叔这病耽误不得,多耽搁一天,治疗的效果就差了许多,”说着话纪成武已经收拾好了医箱准备往外走了。 云芝看到纪成武这么坚定,也就半推半就的和他出了家门向自己家里走去。 纪成武之所以这么着急,原因有两个,一则是真的想为老王医好病,最次的结果也要老王能够下地行走,生活上能够自理。这可是他用针行医德头一个案例,他可不愿意半途而废,有损自己的名声。 再则,就是这两天和雪儿的密切接触,使纪成武有些着了魔,心里总是想着雪儿,今天见雪儿没能来他家,正好就着为老王看病的机会,在和雪儿见上一面。 纪成武的力气没有白卖,病也没有白得,不但是他和老王家的关系一下子近了许多,最使他感到兴奋和欣慰的是王家竟然有这么一个貌美如仙的少女。 到了老王家,纪成武简单地问了一下老王这两天的感觉,就马上为老王做起了针灸治疗和推拿按摩,等治疗忘了以后,纪成武已经是满身大汗,这是已经是中午时分。 云芝为纪成武打好水洗过手后,就让他到院里歇会,纪成武从屋里走出来到院中看见葡萄架下的小方桌上已经准备好了饭菜,雪儿正在忙着准备碗筷,看见纪成武雪儿腼腆的一笑说:“谢谢哥,快过来坐这歇会喝点水吧。” 纪成武正在想着怎么接近雪儿,机会这就来了,他没加一点思索快步走到的葡萄架下,坐下来很正经的和雪儿说道:“要说谢我还要先谢谢你呢!”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对我们家来说算是有恩的人了,”云芝在后面快步走来并插了话。 纪成武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云芝拿起碗来盛了饭拨了点菜就对雪儿说:“你配给大哥先吃,我去给你爹把饭拿过去。” 纪成武也没推辞,他倒不是非要吃这顿饭,而是珍惜能和雪儿单独在一起的这点机会。 雪儿麻利的为纪成武盛上了饭,纪成武问:“你妹子怎么不来吃饭?” “上学去了”雪儿回答很简单。 忙碌了一小阵雪儿就坐在纪成武对面看是吃饭,由于是第一次和雪儿单独在一起,纪成武一时到找不出什么话题来了,他端起水碗喝了一大口水,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雪儿,这是雪儿用筷子挟起一住菜送到纪成武的碗里说:“哥,快点吃吧,不然饭就冷了。” 一个简单的动作,一句普通的关照,竟然让纪成武感到从来没有过的信跳加速,端着水碗的手竟然不受控制的在微微抖动,他立即将水碗放下口中说道:“谢谢、谢谢,自己来、自己来,”并马上用同样的方式为雪儿夹起一块子菜,正旦纪成武向过递时,四目相碰犹如电波,雪儿麻上垂下了眼睛,而纪成武挟着菜的手却悬在了半空,好象受了魔咒定在那里,还是雪儿将碗向前送了送纪成武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走神了,于是干笑了两声就大口大口的吃起饭来。 吃过饭后,老王在屋里休息,纪成武就和云芝娘俩在院里聊闲天,到底纪成武是当过兵见过世面的人,话题一打开,就山南海北的侃了起来,只看雪儿眨着两只大眼睛听入了神,心里不由得对纪成武产生的敬佩之意。 正在聊的尽兴的时候,从院门口进来了一个人打断了他们。 来人进门就急急可可的说道:“可找到你了,快救救我儿子。” 纪成武一看,来人是村里有名的史癞子,因爱占小便宜好吃来坐而得其名。 纪成武心里这个骂:“娘的,偏干这个时候来捣乱。” 要是在平时,纪成武早就没好气了,而今天不同,他要在云芝娘俩面前表现出点男人的气度来,于是就心平气和得对史癞子说:“别急,怎么回事慢慢说。” “,求你了,还是快和我走吧,我媳妇带着孩子还在你家门口等着呢。”位来自抖动着双手回答道。 “娘的,是你看病还是我看病,道命令起我来了”纪成武已经明白了史癞子的来意,心里这么想,没敢同这云芝和雪儿的面说出来。 看到史癞子脸都急的变了形,也就只好抬屁股拿了药箱和云芝、雪儿打了声招呼,就和史癞子快步走出了大门。 来到离自家大门还有相隔几十米的地方,就看见识来自的媳妇抱着孩子在门口来回的转圈,道上史癞子已经把孩子的情况向纪成武说明白了,原来孩子是在家不小心让门槛给绊倒了,史癞子说是把胳膊给扭断了。 进到屋里后,纪成武让把孩子放在炕上平躺着,孩子在不停的哭叫,他拿着孩子的胳膊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孩子还小,才不到三岁,骨骼很软,可是纪成武没有发现孩子骨头有断的地方,心想这回可麻烦了,要是骨裂,还真的不好找的准确的部位,因为孩子小又不会自己说,纪成武在检查完孩子胳膊的外侧后,就将孩子的胳膊轻轻抬起,向检查内侧,就在这时孩子突然大声的哭闹起来,急的史癞子在一旁直转圈,这是纪成武心里到有数了,原来孩子并不是胳膊断了,只是掉了擐,于是他对着孩子吓唬道:“不要闹了,再闹就把你扔到外面去,”别说,还真管事,孩子马上停止了哭声,两眼直直的看着纪成武,就连史癞子夜停下了脚步愣在那里,就在这时,纪成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孩子的胳膊拖了上去,孩子“噢”的叫了一声,但随之马上平静了下来。 纪成武转身对史癞子说,好了,可以带着孩子走了,史癞子还是直勾勾的站在原地,没回过神来,在他看来纪成武还没给他的孩子治病呢,怎么就让他们走呢? 看到史癞子愣在那里没反应,纪成武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愿意过多的和他解释,就又催促道:“怎么还不动呢?” 史癞子这是回过神来,马上用哀求的表情和纪成武说道:“,平时我可没有得罪过你,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孩子还小,你就忍心不管。” 纪成武笑了,半开玩笑的和他说:“你忘了,我是神医。” 史癞子还没能回过神来,误认为纪成武这是在向他多要钱,为了孩子,史癞子也豁出去了,咳嗽了一声说道:“,要多少钱你说吧!” 纪成武看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也就不再逗他了,而且看他说到钱的时候生音都发颤了,真的不想是个男人,于是就对史癞子说:“孩子的病我已经给治好了,钱我也一个子儿不收你的,赶紧带着孩子回家吧。” 这时候史癞子的媳妇已经来到了孩子的身旁,看见孩子的表情没有向来是的那样痛苦,马上活动了一下孩子的胳膊,孩子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喜出望外得对史癞子说:“他爹,快来看,孩子真的是好了。” 史癞子一个箭步窜到了孩子跟前,用手轻轻的活动了几下孩子的胳膊,问问孩子:“还痛吗?” 孩子使劲地摇了摇头。 “神医…。神医…。真的是神医”史癞子发自肺腑的喊出了这句话。 纪成武还真的没收史癞子的治疗费,没把史癞子高兴坏了,就差点给纪成武跪下来了,当然后来史癞子恩将仇报那是后话了。 之后的日子,纪成武除了每天由病人给看看病以外,几乎是长到了老往家里,在外人看来是为老王治病,其实正正的目的只有纪成武心里明白,就这样一来二去的纪成武成了老王家的常客,关系也越来越近,纪成武为老王看病已经不再收钱了,这让老王心里踏实了很多,虽然嘴上说过意不去。 在这段日子里,纪成武和雪儿的关系也得到了有效的升华,两个人几经到了私定终身的程度,当然,这是老王和云芝还不完全知晓。 按理说,纪成武从此应该和平常人一样,娶妻生子,度过安稳的一生,可事与愿违,该着纪成武要有磨难,这就引发了史癞子恩将仇报、村长侄子横刀夺爱的后续篇节……

上一篇   第三章上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