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狱中生活之斗智篇(1 )。 - 乡村神医

第三十四章狱中生活之斗智篇(1 )。

纪成武这回听的是真真切切,可是,他并没有像在值班室那样的胆怯,心想:娘的,神气什么,还不都是囚犯,怎么警察在的时候他娘的不敢言语,吓唬谁呀“! 纪成武虽然是没有回答里面那声狡诈的带有命令的“跪下”之声,但是,还是马上紧眨双眼,好尽快的适应刚一进来这略显黑暗的环境。 就在这时,从里面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一个高大魁梧之人,闷声闷气的对纪成武喊道:“大哥让你跪下,没长耳朵”? 从话中听出,这个人显然不是刚才发话之人,纪成武看看来人越逼越近,向后退了一步,没有答话。 来人见纪成武还不作答,显然是有些动怒,嘴里开始带着脏字说道:“你他娘的是那个庙来的,不懂规矩,那好,就让老子好好的教教你”。说话间,抬手就向纪成武的面门打来……。 纪成武将手中的行李往上一提,正好挡住来人的拳头,右腿一抬,只听“通”的一声,来人没有想到他敢还手,被他踹了个人仰马翻,倒在地上,与此同时,纪成武大声的喊道:“警察…警察…,快来呀…,打人了”! 这时,押解他进来的警员还没有走远,听到喊声立即返了回来,打开房门看见纪成武正在大喊大叫,就问道:“怎么了,那个大人了”? 纪成武马上用手一指那个身材魁梧的大个说道:“就是他,是他要打我”。 这时,大个子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冲这警员点头哈腰的说道:“管教,没有…没有的事儿,是这小子太紧张了,不信你问问大家伙”。 管教用眼环顾了一圈,看看没有人言语,就对纪成武说道:“你小子诚信闹事是吧,老实点,不然有你的好看”!说完话,重新锁上大门气哄哄地走了……。 就在纪成武愣神的一刹那,不知从何方铺天盖地的蒙上来一床棉被,正好将纪成武蒙了个严实,还没等他明白过这是怎么回事儿,只听外面一阵骚乱,雨点般的拳头铺天盖地的向他砸了下来……。 纪成武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在一阵拳打脚踢之后,纪成武默默的趴在了牢房之中,很久很久没能动劲儿……。 纪成武还算是聪明,在被打的一瞬间,双手护头,全身紧团,所以,只是受了点皮外之上和筋骨之痛,并没有伤及到内脏……。 这时,就听见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开口说了话:“去…,把他扶到他该去的位置……”。 话音刚落,有人撩去了纪成武身上的被子,将他搀扶起来,站起来后,纪成武用胳膊肘甩开扶着他的人,晃了两晃独自站在了原地,用手抹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血迹,狠狠地向地上啐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 “怎么着,还是不服是吗”?这回纪成武看清楚了说话之人就是坐在紧靠铁窗的一个中年男子。 纪成武心想:看来这一切都是这个人的指使,恨不得立即上前活劈了这个家伙;可现在不行,自己已经受伤在身,别说是眼前之人,就是一个老者纪成武目前的状况也不能敌得过,于是咬了咬牙,拖着疼痛的身子,一步三摇的向扶着他的人给指引的方向走去……。 纪成武被带到了屋内仅有的一个马桶旁边,这就是他将每晚面对的休息场所,还没到近前,一股骚臭之味就迎面扑来……。 纪成武病者呼吸,强忍着躺了下来,这时,那个强壮的大个子过来递给搀扶纪成武的那个人一小瓶药,示意给纪成武涂上。 这时,纪成武才注意到搀扶他的人,瘦瘦的,矮矮的,面色很是苍白,看来岁数不算大,肯定是比自己小。 小个子接过药瓶,赶紧打开取出了药,俯下身来细心地把药涂在纪成武的伤口上,并轻声的对纪成武说了一些宽慰他的话。他的手在纪成武的身上滑行着,清凉但刺痛,却给了纪成武以无限的轻松,没想到,纪成武一直是为别人开药医病的,现在自己也要让别人来为自己治愈伤情,他已经好久没有体验到这种感觉了,在小个子的呵护下,纪成武的意识开始模糊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长长的警笛声将纪成武从梦中惊醒,只见大铁门已经敞开,屋里的人排着整齐的队伍朝着外面走去……。 这时,就听见外面的教官问道:“还有两人呢”? “报告教官,新来的那个由于水土不适,再加上路途颠簸,呕吐不止,0381(狱中编号)正在照料她”,不知道是谁将谎言编的如此微妙。 只听见教官“嗯”了一声说道:“知道了,回队马上去操场集合……”。 当脚步声逐渐远去之后,小个子开口说道:“大哥,我看你不想是坏人,我就告诉你吧,千万别再和老大作对,不然,你会吃很大苦头的”! 纪成武勉强挪动了一下身子,感觉浑身酸痛无比,但还是强笑着说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郭小文,这里的人们都喜欢叫我”小蚊子“,你以后也叫我小文子吧”!小蚊子笑呵呵的对纪成武说道。 “小蚊子”纪成武重复着“嗯,这个名字很好记”。 “那你叫什么名字”小蚊子天真的问道。 纪成武看了看他那还略带幼稚的脸答道:“我姓纪,你以后就叫我纪大哥好了”。 “纪大哥,那你是犯什么事进来的”小蚊子关心的问道。 一提到这事,纪成武立即瞪起了眼珠子说道:“老子他娘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儿,是被人冤枉进来的”! 小蚊子“哦”了一声,点头说道:“是…。是…。,刚进来的人都这么说”。 纪成武听着小蚊子的话,感觉那么别扭,就提高了嗓门说道:“什么刚进来的都这么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只真的被冤枉的”! 小蚊子一看纪成武真的认真起来,马上接着说道:“对…对,你是真的冤枉的”。 纪成武一看小蚊子那可怜的样子,也就没在着系。反过来问小蚊子到:“那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呢”? 小蚊子简单的向纪成武叙述了进来的经过,纪成武听后大吃一惊,他不能想象怎么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