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含冤入狱。 - 乡村神医

第三十三章含冤入狱。

纪成武被民警单独带到了另一间小屋内,屋内的环境比刚才的屋子还要差,潮湿的瘴气使人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出了一把长条凳子什么都没有……。 在纪成武进到屋内后,民警将门反锁上就走了,纪成武面对着这是人有些恐惧的小屋,感觉脑门有些发麻,心里有些发慌,他不知道将要发上什么……? 这边的房间里的情景与纪成武那边正好相反,吵杂的人群声乱作一团,只听见村长说道:“雪儿呀,你可不能让纪成武这小子给蒙蔽了,上当受骗的可是你呀”! 接着就听见其中的一个村干部说道:“雪儿,你要有自己的主键,要大胆的揭发纪成武威胁你的事实,绝不能让这小子逃脱法律的制裁”! “云芝,你不要总是哭好不好,民警就等着雪儿的一句话呢”!第三个村干部用催促的语气冲着在一边哭泣的云芝说道。 原来,就在纪成武和雪儿逃亡县城的时候,村长想到了他最有可能逃亡的路线,于是,就立刻联系了省城的公安机关,并连夜带着云芝等人一行,乘车在纪成武他们到达之前感到了省城的长途车站,在这期间,几个人已经轮流的想跟来的民警讲述了纪成武殴打村干部,拐骗村中少女的严重“罪行”,其中,老王和云芝在村长等人的劝说的威逼下,也不得不点头向民警承认了纪成武拐骗自己女儿的“假证”。 民警现在正在等待着雪儿这个“身受其害”的人证,只要雪儿点头,纪成武拐骗少女的事实即将成立……。 “雪儿啊…。,你就看在娘得分上承认了吧,要是你不答应,娘就死在你面前”!云芝撕心裂肺的哭诉着。 在云芝的的哭诉劝说之下,雪儿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得边缘,她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是对,该怎样做是好……。 等到了民警询问她的时候,雪儿的精神已经近似与恍惚,她甚至连民警的问话都没有听清,就不断的点头或是摇头,最后,民警让她在问话的记录上按上了手印……。 在人证、物证和事实面前,任凭纪成武再有千张万张嘴,也洗脱不掉自己的罪名,最后,他被定为:殴打村干部致残和拐骗良家少女两项罪名,判刑两年立即执行。 在开往监狱的囚车上,纪成武双手抓着囚车后面的铁窗,愤怒的叫喊着:“我没罪…,我是被冤枉的…,村长你这养的,只要我纪成武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会回来找你……”! 随着囚车的渐渐远去,在空旷的田野上,纪成武的声音越来越显得那样的苍白…,越来越显得那样的无力…,越来越显得那样的无助……。 囚车在不断的向前驶去,任凭囚车颠簸与摇晃,纪成武就像木头人一样随着囚车的颠簸与摇晃,麻木的瘫软在囚车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囚车猛然的停在了一个及其荒凉的山沟野外,后门被咣的一声打开,民警冲着纪成武大叫一声:“出来”! 纪成武慢吞吞的向车下挪来,民警看见他这懒洋洋的样子,上前一把将他拽出车外,一个趔趄差点把纪成武摔倒在地,只见民警将纪成武交给了另外一个穿警服的人,然后,上车把纪成武的行李往下一拽,就随着囚车扬长而去……。 穿着警服的警员向纪成武努了努嘴示意然他拿上行李跟自己走,纪成武赶紧抓起地上的行李和这个身穿警服的警员向着高大的院墙内走去……。 进了高墙院后,纪成武看到,院子里侧是一幢u字形建筑,平房平顶,矮小敦实。说它像坟墓有恐落俗套,但那u字的开口无声地对着纪成武,很有点准备把他一口吞进去的可怖气息。整个院子里只听得见纪成武与那位押解他的警员“笃笃”的脚步声,倒像是他们正走向一个久无人住的老屋。 随后纪成武被带进一个小房间,里面有床,有办公桌,桌前还有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这地方不错,今晚大概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一走神纪成武就开始东张西望,却不料又听见一声断喝:“跪下!”声音是从那位坐着的男人齿缝间发出的。 纪成武没有太听得明白,又由于“跪下”二字对于他来说未免离奇,即使听明白了也不敢相信,所以纪成武竟是毫无反应。 “跪下!”又是一声,这一回是从胸腔里发出的,明显带有共鸣。押纪成武进来的那个警员怕他还没明白,在他耳边悄声重复了一句:“叫你跪下。”听上去倒像是温言软语。 扑通一声纪成武跪了下来,他心里很有些惊慌。那位警官似乎余怒未消说道:“不老实我铐死你!”边说还边用手指着纪成武身后的墙。 纪成武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那墙上挂着一串手铐,乌黑锃亮,冰冷肃杀;只是那环环相扣的形状却让他想起“猴子捞月亮”的情景。 当纪成武将头转回时,只见那位警官正站在他面前俯视着他,真个是眼若铜铃。接下来只听见那个警官向来的警员吩咐了几句,就让纪成武抱起行李,跟着那个警员穿过走廊,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弯,来到一个上了大铁锁的门前。 纪成武刚才显然产生了一个误解,把值班室当成了我将被囚于其中的牢房;而在这上了大锁的门前纪成武又一次产生误解,以为门里面等着他的是一间空房,因为除了开锁声,纪成武听不见任何声息。 殊不知门一开,一道光射进门里,十数双眼睛则一齐射向了纪成武。 大约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地板上贴着三面墙端端正正地坐着二十来号人,也形成一个u字形。 虽然光线较暗,但,纪成武仍能看得清,这二十来个人个个是光头。 牢门未关上之前他们统统不说话,端坐在那里有如二十来尊泥塑的罗汉。 牢门关上后又沉默了几十秒钟,直到那位警员的脚步声远去,就听见昏暗之处发出了一个狡诈诡异的声音:“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