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上门服务 - 乡村神医

第三章上门服务

纪成武的名气越来越大,“神医”的名声也越叫越响,上门求医的人自然也就也越来越多,但是仍然还是男性居多,就是有女性上门问医,也是由家人一起陪同,好像大家对纪成武还是心有余悸。大多数来这里求医的村民都得到了纪成武的热情接待和认真治疗,虽然纪成武为村里人看病收取的诊费和药费并不算高,但是由于求医的人数逐渐增多,使得纪成武在经济上很快的富裕了起来,在村里做人也只起了腰杆。 最近要说经常光顾纪成武家里的病人,那就要数老王来的次数最多、最勤,由于老王的病不是一下子能去根的,用纪成武的话讲“要慢慢的用草药和针灸来调理才能得到较好的恢复”,要是按照村里人的习惯,有病一般都是用自己的身体扛着,只要要不了命,轻易不愿意求医。因为乡下人本来一年下来就赚不了几个钱,看病花钱是他们最不认头的一件事了。 可是是老王现在对纪成武已经是信服的是五体投地了,可以说对纪成武说的话是言听计从,而纪成武起初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希望将老王的病尽量彻底的医治好,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进一步提高自己在十里八村的知名度。 经过一段时间的推拿和针灸治疗,老王的病情明显有所好转,说话已经很利落了,就是行走时左腿的脚面抬不起来。 这天,和往常一样,早上一般看病的人很少,纪成武照例等着老王来作治疗,平时老王基本是很准时的,9点准到,可今天到了9点15分还没有见人,纪成武心里正在纳闷,只见村里的两个年轻人把老王给架了进来,这可把纪成武着实下了一大跳,这一“跳”的成分有为老王担心的成分在内,最主要的成分还是想到自己的心血白费了,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今后可以指着一只老王的病说山了,可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又让人抬着来了。 这时只听其中的一个年轻人气喘虚虚的喊着:“快点看看,老王摔在道上了” “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纪成武一边上前帮忙一边问道。 “都怨我,都怨我啊”老王吃力的回答者,“先进屋再说”纪成武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进到屋里,老王屁股刚挨着炕就急切地叙述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平日里老王每次来纪成武家作治疗,都是由媳妇陪伴着,今天老王觉得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一想,这么长时间了,家里外面都是自己媳妇一个人操持,每天还要准时陪老王导纪成武家里作治疗,心里很是不得劲,于是决定及后自己一个人到纪成武这里作治疗就可以了,老王的媳妇是一个既漂亮又温顺的女人,平日里老王是一个性情刚烈脾气火爆的汉子,所以,一直以来媳妇对他的话是言听计从,这次也不例外。于是老王就一个人从家里出来本纪成武这里而来,村里的路面可不像城里的波油大马路,坑坑洼洼,嘎嘎嗒嗒的,好人走到不小心还摔跟头了,更何况是老王一个腿脚不落的病人。 老王上气不接下气地叙述完事情的过程,自己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后悔自己不该逞强一个人来,结果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使这些日子的治疗成果毁于一旦,当然最让他伤心并使之落泪的还是前面治病的钱白花了。 由于病情的反复,这回纪成武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再让老王象头一回那样立刻能够站立起来,这个时候已经有人给老王的媳妇云芝送信人也赶了过来,云芝一进门看见老王的样子,并没有吭声,只是一个人悄悄的躲到门外,抹起了眼泪,纪成武心里很明白,老王是家里的顶梁柱,眼看老王的病就要完全好了,突然间又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云芝本来已经看到的希望一下子破灭了,纪成武好像隐约的看到了一个美好家庭的一下子变成了支离破碎,不堪入目的悲惨场面,行医的本能驱使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医治好老王的病,做人的本能促使他一定要挽救一个即将破碎的家庭,年轻人的义气推动他一定要为同乡两肋插刀。 纪成武为老王取下最后一颗行针后,走到了云芝面前,云芝抬起拉那双湿润的眼睛无望的看着纪成武更严的说道:“,你看我家老王还有救吗?” 纪成武用诚恳的语气回答道:“婶子,你放心,有我纪成武在,没有治不了的病,而且叔的病包在我身上了,不医好他今后我就不再行医”。 “不过,婶子,你也不能着急,叔这个病就的慢慢得来,不是马上就能见效的”纪成武又补充说道。 其实纪成武的心理并没有底数,只不过是安慰一下云芝,起码在精神上不能让云芝垮下来。 由于治疗的时间较长,送老王来的两个年轻人已经回去了,现在老王连站都站不住,就更别提走回家了,云芝虽然在这里,可是要想把老王送回家是根本办不到的,纪成武也没多想,拿起自己的一件外衣给老王披上,让云芝帮忙从炕上将老王被起来,对云芝说道:“走,我送你们回家”。 话是好说,可实际上在纪成武刚一背起老王的时候即已经感觉的老王的分量了,亏的是纪成武本身也身强体壮,而且当过两年兵,多少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咬牙硬撑着把老王送回了家。 这时纪成武大娘胎里出来头一回吃这么大的苦、受这么大的累,虽然从纪成武夹道老王家的距离并不是很长,但纪成武背着身壮如牛的老王走这段路,就如同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小坡道变成了大雪山,小水坑变成了大草地,不管怎么说纪成武纵欲摸到了老王家的炕头,将老王半放半扔的的拽在了炕上,自己却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拼命地把空气往嘴里灌,心里却在不住地骂自己,“他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改姓”雷“了,就算是学雷锋,也不能把自搭进去呀!要是因为这个,自己出点什么毛病太不值了。” 之后,老王和云芝自然少不了一番感恩式的答谢,又拿烟,又上水的,还非要留纪成武在家里吃午饭,纪成武由于体力超支勉强应付了一番,就马上回到了自己的家,连午饭都没吃,天干在炕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纪成武就觉得屋内好像是有人在来回地走动,而且还是两个人在小声的说着什么,纪成武想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可感觉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似的,于是他就想用手去拿开挡在眼睛上的东西,可就在这时,突然眼前一亮,当在眼上的东西被拿开了,直接映入纪成武眼帘的是一张美丽俊秀的年轻姑娘的脸庞,由于纪成武眼睛刚刚见光,所以还不能马上适应,就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个美若天仙,形如仙女的美丽姑娘,但是这个姑娘是谁他不知道,纪成武开始相信自己这是在梦里了,可眼前姑娘的一声银铃般“娘,她醒了!”将他从梦游般的遐思中立刻拉回了现实,这时只见云芝婶举着的双手迅速走了进来,并用略带一丝歉意的口吻说道:“啊,你可醒了,吓死我们了” 纪成武一时没能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立即就想起身坐起来,可没想到刚起到半截,身子就不听使唤的重重躺了回去,纪成武自己本身是从医的,这下明白了自己生病了,可最让她疑惑的是云芝婶怎么会在他的家里,眼前这位美若天仙,俊俏无比的年轻少女又是谁? 就在这时,云芝又开口继续说道:“啊,都是我们不好,让你受累,害得你生病发高烧” 经云芝这么一说,纪成武立刻感到自己浑身酸痛,四肢无力。不由得心里暗骂:“妈的,成什么英雄,真是自作自受”。 原来,由于纪成武从部队回到村里以后,就再也没有从事过大运动量和重体力的劳动,所以身体素质远不如从前,这回,送老王回家着实施体力透支过分,自己回到家睡下就发起了高烧,后来还是来看病的村民来找他看病,怎么也叫不醒他,这才将实情传了出去,村子本来也不大,老王家很快就听到了此事,于是云芝立刻带着大女儿雪儿就赶了过来,不管怎么说,纪成武是因为他家老王才生的病。 这时,就见云芝对着女儿说道:“雪儿,快去给你哥把那碗姜糖水端来” 自己则把纪成武枕边的湿毛巾拿了起来,放在一旁的热水盆里浸了一下,拧干后,又放在了纪成武的额头上。 纪成武没有作声,眼睛却死死的盯住雪儿的背影,现在他明白了,也知道了眼前这位美丽的少女是谁了,雪儿的名字他是早就知道的,可自打他当兵时到现在还是头一次再见到雪儿,真是女大十八变啊,竟然连纪成武刚才一时都没能认出眼前的这位美丽的少女就是雪儿,这是雪儿已经端着一碗热呼呼的姜糖水走到了纪成武的跟前,纪成武不知从哪来的一股邪劲,竟然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啪的一声,额头上的手巾掉在了炕沿,差不点打翻了雪儿手中的姜糖水,雪儿的手稍稍地抖了一下,还是坚持着没让糖水撒出碗沿,并轻声细语大说道:“哥,快把这碗糖水喝了吧,娘说喝了这个你的病就好了” 纪成武刚要伸手接雪儿手中的碗,云芝婶马上说道:“还是我来替你拿着喝吧” 于是,一手接过学而手中的碗,一手将纪成武搂在了怀里,在云芝的眼里,纪成武就和雪儿一样,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况且纪成武又是为自己家老王才病倒的,所以也没多想,就让纪成武半躺半坐的靠在自己的怀里,用右手把糖水送到了纪成武的嘴边,纪成武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这种女性的体爱和关照了,不由得一股酸意直穿鼻端,眼泪晕湿了眼眶,她强忍着没有让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 喝完了姜糖水,纪成武感觉浑身确实轻松了许多,他让云芝婶把药箱递给了他,自己找了点药,云芝娘俩又为纪成武收拾好了必用的物品,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就起身和纪成武告别,并说:“明天一早我们再来”你好好休息。 纪成武是个明白人,马上就说:“不用了,云芝婶我自己能行,就别麻烦你们了” 说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芝,看云芝的反应和表情,生怕云芝就坡下驴真的就不来了,其实云芝来不来对纪成武倒是小事,可是雪儿能来与否是他最为关心的大事。 “瞧你说的,你还见外呀,如果不来,我们不但对不起你,今后也没法在村里做人了,你就不用客气了”云芝语气坚定地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你受累了”纪成武假惺惺的回答道。 说完纪成武深深地传了一口大气……

上一篇   第二章独门秘签

下一篇   第四章近水楼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