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盛”情难却 - 乡村神医

第二十三章“盛”情难却

常言说得好:强行逼人生逆反,用礼彬人万事通,村长老婆的这一招果然奏效,使得云芝两口子主动的开始重新考虑雪儿的婚事了……。 到不是云芝两口子不讲情义、忘恩负义,而是近来所发上的一切一切事情都在逼迫着他们不能不再次重新面对这个问题,村长和村长老婆虽然是假仁假义,但,毕竟是解决了自己家里的实际困难,这是村里其他村民望尘莫及的事情;当然,有所得必有所失的道理云芝两口子心理是有数的。最使云芝两口子头疼的还不只是这一件事儿,纪成武跟村里寡妇不清不白的传言,像一块大石头似的压在他们的心头,使他们不得不为女儿今后的幸福多了一份担心,更使他们无法忍受的是,村里人们对他们的那种另类的眼神和风言风语,这让他们在村里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晚上,云芝在忙活好了一切琐事,让两个女儿回屋睡下后,回身进屋看见老王正在炕上闷着头抽着烟袋,终于忍不住的先开口说道:“她爹,你看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村长那里摆明了是要和咱家做亲家,这你应该看得出来,一旦哪天村长老婆提出这事儿,你让我怎么回答人家”? 老王扭身将烟袋向炕边磕了磕,长出了一口气,没吱声。 沉默了片刻,云芝又开口说道:“我看咱也不能不识抬举,跟村长对着干,对我们大家谁都没有好处,也包括纪成武在内”! 老王使劲地用嘴吹了两下烟袋,愤愤地说到:“都怨这小子不争气,挺聪明的小伙子,怎么就干这糊涂事”! 老王的态度明显的有所松动,不再像以往那样坚持了……。 云芝接着老王的话说道:“要说对咱家也算是有恩之人,咱怎么也不能做这种过河彩桥、忘恩负义之事,可是为了女儿的将来照相,的人哪儿都好,就是在这个方面真的是很让人担心”!云芝看到老王态度有所转变,也就含蓄的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老王也从云芝的话中听出了她的意思,又长叹了一口气说到:“唉…!理儿…是这个理儿…,可…可是…”!话说到了一半老王说不下去了……。 云芝看到老王为难的表情,知道他心里是在为什么是犯难,就干脆挑明了说道:“你是不是担心雪儿和相处这么长时间有了感情,雪儿会不同意”? 老王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又接着点上了一袋烟……。 提到雪儿和纪成武的感情,也让云芝感到非常的为难,她深知自己的女儿深深的爱着纪成武,而真是要让他们这做父母的去棒打鸳鸯愣愣的将这对初恋情人拆散,真是难以下手,可形式的逼迫不得不让他们有所行动……。 第二天清晨,纪成武照例来到了雪儿家,准备为老王作最后几天的稳定治疗,老王现在已经不用再做针灸治疗了,每次纪成武之是为他做推拿和按摩的恢复治疗。 纪成武进院后,云芝热情的迎了上来,将纪成武让进了屋内,可纪成武一进屋就只觉得感到今天有些不太对劲,无里很安静,还没等纪成武开口询问,云芝就抢先开口说:“这不是,这两天村里刚刚才把家里的地给做了调换,离家的距离近多了,雪儿她爹就是这个急性子,一早就赶着去收拾、整理新调换的地去了,真是拿他没办法”。 纪成武听完后还傻傻的问道:“那,他不作治疗了”? “哦…,对了…,你不提醒我还差点给忘了,这死老头子,非说自己的病完全好了,觉得给你添了这么长时间的麻烦,真是过意不去,所以,他说从今天开始,就不再作治疗了,我劝也劝不住,唉……!”!云芝这是辨明了要想纪成武下逐客令啊……!! 纪成武怎么会听不出云芝话中的意思,知道他所预料的事情,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发上了,他有些无语,但又不甘心就这么算了,所以,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屋当中,像是没有听见云芝说的话,整个人显得有些发痴……。 云芝看这纪成武这种表情,也有些难为情,为了打破眼前的难堪局面,就硬着头皮,磕磕巴巴的说道:“要…要不…我去…叫雪儿她爹,再…再劝劝他…”? 纪成武摇了摇头说到:“不用了…”,说着话,慢慢的转过身子,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向门口走去……。 刚一出门口,纪成武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云芝说道:“婶,雪儿在吗?我想跟他说点事儿”! 纪成武这句话一出口,好像是用小鞭子抽了云芝以下是的,使她浑身不由得一哆嗦!赶忙答道:“哦…,跟她爹上地里干活去了……”! 听完云芝的回答,纪成武头也没回,大步流星飞快地走出了院门……。 看着纪成武远去的背影,韵致留下了难过、伤心、痛苦的眼泪……。 纪成武出了雪儿家的院门并没有朝自己家的方向走,而是朝着村外的方向直奔而去,他心里想要见到雪儿,想要再一次地向雪儿证明点什么,虽然他知道不会有多大的转机,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向村外走去……。 中午时分,继承无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整整的奔波了一个上午,围着村外足足的转了两圈,可是他连老王的影子也没能看到,就更别提雪儿了,纪成武感到失落,更觉得委屈,一种无名的仇恨感直接让他将这一切都算到了村长的头上,村长对雪儿家的所作所为让他感到厌恶和反感,更为村长针对李红的事儿对他实行这种报复感到憎恨,其实,更深一层的原因他还被蒙在鼓里呢……。 一种无形的摩力摧残着纪成武年轻不成熟的心灵,扭曲的意识开始逐渐的膨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心理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