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是非缠身 - 乡村神医

第二十章是非缠身

纪成武最近以来,自我的感觉是特别的爽!一边是温顺体贴如同亲姐姐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李红让他品尝了人间的亲情冷暖;另一边是温文尔雅,楚楚动人的靓丽爱人雪儿让他感到了世间的真爱尤存;一时间,纪成武有些飘飘然了,他已经全然忘记了他只是这个村庄里的小小一员,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更不懂得唾沫根子能够压死人的民族习性,在这鱼目混珠、错综复杂的事道里,年轻是他的本钱,同样也是他致命的弱点所在……。 史癞子让纪成武巧妙算计吃了个哑巴亏,钱没要着还不说,连人也丢了,这让他怎能咽下这口恶气!虽然正面的碰撞他自知不是纪成武的对手,可背后搞人可是他史癞子的拿手好戏,他能把有的说没了,能将好的说坏了,能把死的说活了,能将是正的说倒了,这就是他史癞子多年的生存之道,也是自认为可以击垮一切的有效手段,而且可以杀人于无形、毁人于一旦……。 史癞子开始了行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运用一切可以运用的手段,大肆的制造和宣传寡妇和神医的韵事,有的没的,添油加醋的乱说一气,而对于这种绯闻,村里人一般是不问事情的原委,就像是茶余饭后的甜点一样,经经乐道的谈论开来,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播起来……。 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绯闻的传播,时间不长就传到了纪成武的耳朵里,然而,他并没有因为村里的人言乱语对自己的作为有所收敛,相反的是,冒出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想法,那就是,我行我素,反正老子行的正、走的直,你们越是说,我就越要做给你们看,看看谁能把我怎么样……? 纪成武虽然这样想,但还算是个聪明人,这天,在给老王做完治疗后,特意将雪儿叫到了自己的诊所,将村长如何迫害李红,又如何想借李红之手加害于他,李红又如何人为了自己遭到村长的毒打和压迫……等等一切事情,从前到后,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向雪儿讲了出来。 雪儿听了之后,只是不住的点头,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这下纪成武有些着急了,上前用手紧紧的攥住雪儿的肩膀摇晃着说道:“怎么,雪儿,你也信那些谣言和谎话”? 雪儿使劲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信与不信的事儿,而是……”!说到雪儿停住了话音,不再往下说了。 纪成武都快急疯了,别人说什么他都能不在乎,可如果得不到雪儿的理解和认可,是他难以忍受和不能接受的结果……。 看到雪儿只将话说了一半,纪成武的脸都憋红了,摇晃着雪儿的手也停了些来,两眼直视着雪儿的双目急切地问道:“而是…什么?你快说”? 雪儿看出了纪成武是真的上火着急了,就用手将纪成武慢慢的推到炕边坐下,自己也跟着坐在了旁边,拉住纪成武的手说道:“哥,我能理解你的做法和所作所为,并且我也支持你这样做,但是,娘和爹他们就不能理解了,这些天,他们已经和我说过很多次了,让我尽量躲着点你……”。 听着雪儿的话,纪成武感觉血在往上冲,气在往上顶,他原以为就算世界上任何人不能够理解他,雪儿的父母也不能或是不会不理解他的,不管怎么说,他算是对老王和云芝有恩之人,他们不能这样想的……。!他们这样想是不对的……!他们……! 这就是年轻人,一个没有见过太大世面的年轻人的思想和意识,他总是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别人的想法之上,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自以为是的完现吧”! 雪儿见纪成武这么半天不说话,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话刺激到了他,将攥着纪成武的手拉着放到了自己的腿上温柔的说道:“那是他们的想法,我不是说了我信你吗”? 雪儿的一句温柔体贴和善解人意的话,使纪成武的心房在颤抖,他不顾一切地将雪儿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厚实的嘴唇深深地印在了雪儿那片湿润圆滑的小嘴儿上,这是心灵的融合和灵魂的触摸,这一吻将两个处事未深的年轻恋人送入了无人的爱河世界……。 这时,一切的诽谤、一切的传闻、一切的一切都已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无法阻止这一对一往情深的恋人,纪成武在深深的接吻中,第一次品尝了雪儿的禁地之区,酥软给纪成武带来了无尽的想用,丰满而又富有弹性让纪成武感到了人间的珍品,剧烈的心跳使他感到难以呼吸,雪儿那柔软玉手的触摸让纪成武难以克制男人的冲动……。 就在这千钧一发、箭上弓玄之时,忽然听到院内一个清脆而又略带雅致的声音喊到:“哥,我姐在这吗”? 纪成武和雪儿听见了这一声叫喊,两人同时“嗖”的一下,就从炕边站了起来。雪儿连忙梳理着自己的松乱的头发和整理自己散乱的衣裳,刚一收拾停顿,莲儿就出现在了门口,莲儿看这两人呆若木鸡、面红耳赤的表情开口说道:“怎么,你们两人吵架了”? 纪成武和雪儿相互对视着,谁也没有开口,当然,这个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莲儿提出的这一既可笑又严肃的问题……。 莲儿看看姐姐和哥都没有说话,就又接着开口说道:“姐,娘让我来找你回家吃饭”!看来雪儿的父母镇的事不放心雪儿开纪成武这里了……。 雪儿嗯了一声,怕事情被莲儿看穿,快步走到门口,拉起莲儿的手就往外走,莲儿感觉很纳闷,不时地回头看看纪成武的表情,同时大声地说道:“唉……!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快告诉我,要憋死我呀”! 莲儿一边喊着,一边被姐姐生硬得来出了门外……。 当莲儿的声音完全消失在大门以外时,纪成武才从缥缈的爱河之中清醒过来,她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得让自己更清醒些,然后,点上了一支烟,坐在炕头沉思了起来……。 刚才雪儿的表情和所说的话语再次展现在纪成武的脑海里,老王和云芝的态度,让纪成武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和从未有过的困惑,纪成武有些失落和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