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瓮中捉鳖。 - 乡村神医

第十九章瓮中捉鳖。

史癞子跟着纪成武一边往家走着,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他琢磨着:娘的,看来是要的少了,这么点钱就把自己的女人给卖了,太便宜纪成武这小子了,不行,得想个折再多要点……。 人心无举蛇吞象,先前史癞子的想法和现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正当史癞子琢磨着怎样才能再多弄点钱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纪成武的家门口……。 纪成武将门打开,做了个请的手势,史癞子也没客气,仰头挺胸的就走进了纪成武的院门,在他看来,现在是纪成武欠了他的人情,他终于做一回债主了,心里感觉很不错,想着:呵呵,要债的感觉就是比欠债好………。 进了院门以后,只见纪成武麻利的将大门关上,并且上好了门闩,史癞子刚一开始还感觉有些纳闷,心想:大白天的上门做什么?可又转念一想立即反映了过来,马上意识到:不好,纪成武这小子有变!就在史癞子想到了这一问题的同时,胸口已经被纪成武的大手紧紧抓住动换不得!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拽纪成武那只抓着他脖领的大手,还没碰上纪成武的那只手,就被另一只手扣住了手腕,一阵酸麻的疼痛感从史癞子的手腕传遍全身,史癞子马上咧着嘴喊道:“唉要…!哎呀…!疼死我了,你快放手,有事咱好商量”。 虽然,史癞子也是年轻体壮的一条汉子,可比起纪成武来还真是逊色了一筹,纪成武不但在身体条件上要比史癞子强,而且,他还当过两年兵,又对人体的穴位有着独到的研究,所以,一上手就将史癞子制了个服服帖帖! 纪成武看着史癞子已经变形扭曲的脸,手上稍稍的松了点劲儿,瞪着牛眼厉声说道:“怎么…,还想要钱吗?要钱可以,那就先算算你欺小凌弱这笔帐”? 史癞子听到纪成武这么一说,心想:纪成武心里是什么都明白了,借口让自己跟他回家拿钱,就是想把他骗到这来好下手整他,真没想到,玩儿鹰的却让鹰给牵了眼,真他娘的倒霉啊!史癞子这么想着,马上就软下嘴来说道:“,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钱我是不敢要了,你放我一马吧”! 纪成武见史癞子并没有过多的狡辩,倒是很爽快地承认了,就松开手将他向后推了两大步,他哪里知道,史癞子之所以能这样干脆利落地承认此事,还真的不是他的风格,要在平时,他最不济的时候还有耍赖这一绝招呢,今天,是纪成武那只扣住他手腕穴位的手实在是让他难以忍受,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史癞子也并不是什么好汉……。 史癞子晃了两晃,站稳了身子,不停地甩着那只被扣血脉的手臂说道:“,真有你的,哥们认栽了!但是我也奉劝你一句,不要再继续趟这潭浑水,否则,你也自身难保”! 史癞子说的可算是实话,可在纪成武听来,好像史癞子是在威胁自己,于是就又摆开架势冲着史癞子说道:“怎么着,不服呀?要不要再试试”? 史癞子一看这阵势,马上退步摇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你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就当我放屁”! 纪成武看到史癞子这副德性,也懒得和他多做纠缠,站直了身子拍了拍手说道:“我也告诉你一句话,记住,从今往后,别让我在李红那里再碰上你,否则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简单了,那就非要你留下点什么才行,知道吗”! 史癞子连忙点头称是,并用手指着门口示意是否可以走了? 纪成武向他挥了挥手说道:“走吧!不过你要记住自己答应的事”。 史癞子一边侧着身子向门口移动,口中一边说道:“忘不了…忘不了”!最后将门打开倒着身子推出了大门,好像是生怕纪成武在他的背后下毒手似的……。 史癞子走后,纪成武感到自己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说真的,他也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将史癞子制服,这是他第一次用人身的穴位来打人,而不是治人……。 想到这里,纪成武觉得要是平时习练些用穴道制服人的本领也是相当不错的,起码可以起到防身的作用,于是,就情不自然地在院中哼…哈…的胡乱练起拳来。 正当练到尽兴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传来了女人咯咯咯的笑声,纪成武赶紧收住架势回头一看,原来是雪儿手里拎个篮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纪成武连忙迎上前去说道:“怎么样,看我这三十六路如意拳打得出神入化吧”? 雪儿知道他是瞎说了一套什么路拳的,也没去和他细叫真儿,掂了掂手中的篮子对纪成武说道:“我娘把你送去的猪蹄炖好了,让给你拿过点来,你快就着热吃点吧”! 原来纪成武是为一个邻村的村民医好了他长年没有治好的喘病,人家为了感激纪成武,特意大老远的给纪成武送来的猪蹄,纪成武就将猪蹄一分为三,三分之二给雪儿家送去了,还有三分之一当然就是送给李红的那份……。 纪成武上前接过雪儿手中的篮子,拉起雪儿的手说道:“走,进屋一起吃”! 雪儿也没有谦让,就随着纪成武向屋里走来,进屋后,雪儿熟练的拿出碗筷,将篮中还带有热气的猪蹄取出放在桌上对纪成武说道:“快吃吧,尝尝我娘的手艺怎么样”? 纪成武也不客气,抓起一只就啃了起来,雪儿一边将从猪蹄上拨下来的肉向纪成武的碗里放,一边问道:“怎么样,解馋吗”? 纪成武在大口的啃着猪蹄的同时,毫不犹豫的说道:“嗯………好…香…”! 吃过饭后,雪儿收拾好了碗筷,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就对纪成武说道:“我得赶紧回去了,天就要黑了,再不回去娘该不放心了”。 纪成武抖落着刚洗完手上的水说道:“好吧,我送送你”。 两人出了大门,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就在这时,一个乖巧的身影侧身溜进了纪成武的院门……。 等到纪成武送走了雪儿回来时,看见桌上又多了一碗猪蹄,另外还有用布包着的几个菜饽饽……。

上一篇   第十八章是非之地

下一篇   第二十章是非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