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独门秘签 - 乡村神医

第二章独门秘签

纪成武母亲死得比较早,姐姐又长他好几岁早就远嫁他乡。现在父亲过世,加重就只剩下他一人了,看着宽敞的大院和空旷的房子,纪成武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茫然和失落,好像是已经到了世界的末日。 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于是他开始整理父亲的遗物,在整理中发现了两本书和一些药方,一本是《中医针灸疗效》、还有一本是《妇科密集》,这本书一下子就把它吸引住了,又开始的好奇到后来的专研,反正父亲留下的家产够她吃一阵子的,于是每天看书研究医道就成了纪成武的主要内容,一来二去的竟让他给研究出点名堂来。 是有凑巧,村里建民家的的媳妇生孩子难产,各种方法都是尽了,还是没能生下来,村里的接生婆和外村请来的“大仙”都没有辙了,眼看着母子俩人的性命难保,家里人实在没有办法了,如果但凡有一点辙,也不会上门来找纪成武,但是家里人还是要面子,一直熬到了晚上才派人找到纪成武的家里。 由于人命关天,纪成武想都没想,拿起了外出看病用的药箱就跟着来人来到了建民的家里,但到了现场纪成武开始犹豫了,由于上回的事情,纪成武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站在离炕很远的地方发愣,就是不敢上前。 家里人看到这种情景也是两头为难,特别是建民本人,只是蹲在门口一个劲的抽烟,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炕上的产妇已经是气走游丝,命在旦夕。 还是娘家的二姐沉不住气了,眼看自己的妹妹就要不行了,还顾及什么脸面,于是也不管妹夫是什么表情,上来有恳求的语气和纪成武说:求求你,快救救我妹妹吧。 纪成武好像还是有所顾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蹲在门口的建民,建民这时也抬头看着他,只见建民挥了挥手示意已经认可,这一挥手把纪成武的行医本性给挥了出来,他赶紧吩咐屋里的人烧热水做准备,自己也顾不得许多,救人要紧,迅速来到了产妇炕前,看到产妇已经奄奄一息,纪成武还算冷静,多了个心眼,先把丑话说在了前面:怎么到现在才找我来,人已经不行了,我可没有把握一定能医好。 到了这个份上,家里人也只好本社“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想法来邱继成武医治了。 在得到家人认可的情况下,纪成武的胆子也就打了起来,全力以赴的投入到了接生、救人忙碌中。 由于平时的功夫下到了,再加上医治好了更好,医治不好也不怪他是家里人给耽误造成的心理作用,使他心有定数,敢于下手;其实这是纪成武第一次为女人做接生,正好也让纪成武练手了,虽然是第一次亲眼近距离得看见女人的下体,第一次随意摆动女人的双腿,可是今天的纪成武心里没有一点邪念,只是想尽办法、用尽所学来挽救一对母子的生命,挽救一个家庭的完整。 好像是老天有意关照纪成武,竟然让他这个初出茅庐的乡村野医顺利地将母子俩人从天国拉了回来,母子俩人的平安是全家人喜出望外,但在高兴之余又有了一份担心,怕让纪成武为他家媳妇接生的事情让别人知道了,好说不好听啊! 家人商量准备重金酬谢纪成武,一方面是感激纪成武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是想用钱堵住这位名声不好的乡医的嘴,当然在这穷乡僻壤的乡村小寨,所谓的重金酬谢也只不过是几十元钱外加一袋粮食。 纪成武这阵则完全沉积在成功的喜悦之中,它没有多想其他的,只是觉得自己在别人眼里还算是个人,而且还算是个有用的人,对于建民家里人的酬谢他婉言谢绝,一文不要,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走了。 由于过度的紧张和将近半夜的忙碌,回到家纪成武只是简单的喝了口水,倒头便睡了,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一觉睡到了太阳半挂屋顶还没有起床,最后还是被铛铛的砸门声给惊醒。 原来还是建民家的人,进院后先是千恩万谢,并将粮食也给扛来了,说着话的功夫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几十元钱,纪成武明白了了他的来意,一再推托不过,只有将粮食留下,钱是一文没收,而且表示保证不将此事说出去,来人一看他的态度这样坚决,也就只好将钱收起,说了两句客套话告辞回去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越是想保密的事,反而越是透风的快,而且是越传越邪乎,但这回的传闻,事态却是向着有利于纪成武的方向发展。大家在讥讽和嘲笑建门的同时,说:纪成武的医术如何了得,如何高明,竟然把已经死了的人都给医活了,并且是一次救了两条人命,也没收钱等等…。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纪成武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开始回暖有所转变,认为“以前的那段事也不能完全怪罪于纪成武,毕竟人家是为了给来福的媳妇医病情有可原。 俗话说,唾沫根子底下压死人,人言可畏,真是一点不假,纪成武以前是被大家的“毒液”淹死的,今天他又被大家的“营养液”给彻底救活了。它不但救活了两条人命,也救活了他自己。 经过村子里的人们这么一传,纪成武的人气开始有所回升,已经由病人开始上门问医了,纪成武本人也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对于上门求医的病人来者不拒,能医好的立竿见影马上医好,不能马上医好的,则好言安慰并劝其坚持治疗,也可能是纪成武天生就是行医的料,来求医的有几个相对较为严重一点的病病症都被他没用多长时间就医好了,而在这期间,最为出彩的就属给村东头老王治病的一场经历,那真是有如神助。 当时老王是被村里仅个年轻人抬着来到纪成武这里的,并请来的十分突然。 由于当时正置署季,晌午十分老王下地干活累了,于是就打算回家休息,在回家的路上,正好路过村头的饮水井,于是老王就上前喝了口水,感觉很是爽快,就半坐半靠在井台旁边向歇会,结果可能是太累的缘故,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此时正置晌午,人们很少出来,而且就在井旁边还有一棵大树,坐在底下很是阴凉。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来井边打水叫醒了老王,老王赶紧起身想回家,可站了两次竟然没能站起来,打水的人赶紧上前去搀扶老王,可是由于老王身强体壮,怎么也扶不起来,于是那人马上到村里喊来了几个年轻人,本想是把老王送回家,抬到了半道在一看,老王的嘴也歪了,眼也斜了,说话也含糊不清了,这可把大家吓坏了,还是其中的一个年轻人脑子反应快说:咱们还是把老王先送到(纪成武)那里去吧。 于是几个年轻人七手八脚的就把老王给抬到了纪成武这里。 纪成武和老王也算是熟人,村里人吗一般都是相互了解的,刚一看到老王这个样子纪成武也是吃了一惊,因为平日里老王是一个很健壮的中年男子,今年也就45岁左右,家里人口不多,媳妇很贤惠,漆下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今年刚满18岁,二女儿今年也有13了,这是一个充满快乐和幸福的家庭。 看到老王的病症,纪成武问了一下仅个年轻人,心里就明白老王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老王是因为中热受风着凉,导致中风偏瘫,这种病虽然当时死不了人,可是治愈起来相当麻烦。 问明情况,纪成武马上让几个青年人把老王抬进屋内放在炕上,取出了父亲留下的银针,很负责任的在老王身上开始了自己第一次针灸处女作。 看到这里,诸位可别说纪成武是胡来,其实,他还是在针灸术上下过苦功的,先别说父亲在世的时候一些言传身教,在父亲去世后,自己按照父亲留下的《中医针灸疗效》这本主传密遣,边学边看图认穴,最后还在自己身上做了多处实验,再加上村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懂得医学,所以,纪成武对于病人的治疗无论是出现什么样的结果,都是可以交代的过去的,而且,农村的法制观念有非常的落后,也就促成了纪成武今天敢于在老王身上出手行针的条件。 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针灸治疗和推拿筋骨,老王奇迹般的能够自己站起来试着行走了,虽然走的是踉踉跄跄,一瘸一拐,但总比刚抬来的时候强了许多,在场的几个年轻人无不惊讶!而年轻人的嘴更快,很快村里人就都知道了这件事,从此,纪成武“神医”的美名在这个小村庄的十里八乡流传开来…… 然而,老王的病要想痊愈并没有那么简单,这就引发了“行医的艳事之秋”,开始了上门为老王治病的漫长历程……

下一篇   第三章上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