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不仁不义 - 乡村神医

第十四章不仁不义

李红在村长的威逼和高压之下,终于再一次点头答应了村长的阴谋。 村长走后,李红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无助,先前她委身于村长是为了生存妥协相处,之后她于史癞子还是为了生存妥协求平安,今天村长逼她做一个不仁不义之人,同样是为了生存她再一次妥协了……。 委屈的酸痛和无助的泪水再一次从李红眼中涌出,对于她这么一个失去了丈夫无依无靠的女人来说,生活的艰辛使她失去了做人尊严,孤独的寂寞使她改变了女人的刚烈,她无法向谁倾诉内心的痛苦,只能用眼泪和哭声来释放自己堆积已久的悲伤,李红猛的扑在炕上放声的哭了起来……。 由于一早晨的奔波和忙碌,再加上身心的虚弱和疲惫,哭着哭着李红就睡着了,在梦中,她朦胧的看见了自己的儿子好像是正在被老师赶出学校大门,李红这下可是真的急眼了,她使劲地呼喊着老师,老师像是没有听见,“呯”的一声关上大门,李红拼命的向学校大门奔去,可是怎么也跑不到门前,把李红急得像疯了一样的大喊:“求求你们了,别把我儿子赶出学校,要我做什么都行”!这时,就见村长瞪着像牛一样的大眼睛出现在了李红的面前,村长用手恶狠狠地指着李红的儿子说道:“这就是你办事不利的下场,你们娘俩现在立即从村里给我消失掉,别让我再见到你们,否则,后果你是清楚的”!说着话村长“哈哈哈”的大笑着飘然而去……。 李红赶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就在她茫然不知所措之时,有一只大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肩膀,并拼命的摇晃,使李红感到五脏上翻,六腑下沉……。 他拼命的想用手推开那只摇晃着她的大手,可自己的手怎么也抬不起来,想回过头去看清来人是谁?可无论他怎么着也看不清楚,就这样李红在痛苦和挣扎中醒了过来……。 醒来的第一眼就看见有一张严肃的男人面孔正在紧张的看着自己,并用手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肩膀,这张面孔李红再熟悉不过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令她厌倦但又拿他没有法子的史癞子……。 史癞子看到李红醒过来,就急切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李红这才意识到,由于刚才梦中的紧张和身体的虚弱,醒来时自己已是头挂汗珠、浑身潮湿………。 史癞子起身拿了条毛巾递给了李红,李红接过史癞子递过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心里朦胧的感到一丝的温暖,在这个时刻,一个孤独无助的女子,一个走投无路的少妇,最需要的就是关心和关爱,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也能使这个饱经风霜的年轻母亲感到莫大的安慰和极度的温暖! 李红擦着汗看了一眼站在炕前不知所措的史癞子,用比较缓和的语调说道:“大白天的,你来做什么”? 史癞子早已习惯了李红的厉言责问,并没有在意,接着自己刚才的话继续说道:“我看你是不舒服吧?要不要到那里看看”?同时脸上表现出极为关心和着急的样子。 李红看到史癞子这样关心自己,心想:看来,还是老话说得对呀,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啊!虽然平时自己总是对他没好呆气的,可到了关键时刻,这个癞人还是有心的。 李红起身坐了起来,态度温和的对史癞子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最近累了点,再加上心里有点事儿堵得慌,所以感觉有点不舒服”! 别看史癞子的人懒,可头脑还是非常灵活的,一听李红说心里有事儿,立刻就联想到是李红和村长之间的事儿,随然一时还不能判断到底是什么使,但也猜了个不离十……。 “是不是村长又要你去做那事儿”?史癞子边扶着李红将身子坐直,便顺口问道。 李红用异样的眼光看了史癞子一眼,两目相碰史癞子立刻明白了李红的心思,于是,接着说道:“让我给猜着了是吧”? 李红正好没人述说内心的痛苦,见自己的心思以被史癞子猜透,也就不再遮遮掩掩,把村长如何再次让她去勾引和迫害纪成武的事儿从头到尾得跟史癞子全盘托出……。 还没等李红完全的叙述清楚,史癞子就着急的问道:“那你答应了吗”? 李红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不答应又能如何,你有其他办法”? 一听李红答应了村长的要求,史癞子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他今天匆匆忙忙跑到李红这儿来,别无他事,正是为报复纪成武这小子而来……。 原来,那天大驴听了史癞子的话,本想到纪成武家里发笔小财,没想到才是没发了,还差点把命搭上,现在别让他看见稍大一点的白色物体,只要看见,就打脖子后面冒凉气,浑身上下不自在。 大驴将这一切都归罪在了史癞子身上,狠狠的教训了史癞子一顿,还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史癞子心里这个冤呀!又不敢把大驴他们怎么样,于是,就将一切的账都记在了纪成武的身上,发誓要对纪成武进行最恶毒的报复,思来想去的也没有更好的招数来算计纪成武,于是就又想到了李红和村长用过的失败方法,但,这次他是有备而来,有把握一定能够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