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人面兽心 - 乡村神医

第十一章人面兽心

虽然村长年龄偏高,体力有所不支,早早的就缴械败阵而下。但,村长的技艺高超,花样百出。 在村长打尽了“蛋侠”中的最后一颗子弹后,跨中之物就没能够在序势起来,而在这场充满新鲜、充满遐思的游戏肉搏战中,村长又不肯轻易的退下战场,于是,就开始赤手空拳的用手来进行下面的游戏内容了……。 刚一开始,村长还是揉风细雨般的点到为止,可经不住李红那浪漫床上之声的诱惑,开始逐渐的加大动作,加强力度,增加数目(由一个手指的进入,变成两个…三个…更多),在这种高强度的刺激下,李红的爱泉改成了喷泉,人也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两人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浴血奋战后,双双的瘫软在炕上,久久不能移动……。 事后,村长略微休息了片刻,立即起身整理好衣服对李红说道:“这事儿(算计纪成武的事儿)不算完,我现在有事要去办,回头过来再跟你说”,说完话村长急步走出了李红的家门。 屋里空荡荡的留下了赤身的李红一人,她无力的瘫软在炕上,这时他想起了上学的儿子中午还要回来吃饭,赶紧拖着疲倦的身子穿好衣服,为儿子准备中午饭去了……。 忙活了一中午,送走了孩子,李红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和昏眩,他想可能是体力透支的缘故,休息一下就会好,于是就上炕靠在被络上睡着了……。 一觉儿醒来,李红感觉自己的头轻松了许多,身子也不像那么沉了,觉着休息过来了,没什么事了,可是,当她刚一起身想下地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体下面膨胀酸痛,而且还伴随着一股热流向外涌出……。 李红下意识地将手伸向下身,当将手抽出时,李红惊呆了……。 李红看着手指上的血迹,有些不知所措,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前两天刚刚送走了“大姨妈”……。 李红赶紧嵌着身子,慢慢的挪下炕来,用了两盆热水,才算将下身的血迹和杂物清理干净,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不但没有减轻疼痛的程度,反而使下身很快得红肿起来……。 于是李红就一次一次的洗,一次一次的冲,从下午到晚上一直没有间断的在为自己作清洗,可是直到今天早上,血还在流,疼痛似乎在继续加剧……。 李红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而且也是有点害怕了,所以,这不!一大早就赶着到纪成武这来看病了……。 李红这时看见纪成武诊所用房的门半掩着,就一步步地朝着屋内走去,由于院内静得出奇,使李红有一种发怵的感觉,走了没两步,大腿根直抽筋,于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人还没到门前,先喊出了声:“在吗”? 屋内没有回音,李红大着胆子推开了诊所的小门,只听“吱呀”的一声,门开了,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他又冲着里屋喊了两声,肯定没人以后,转身向纪成武的卧室方向走来……。 李红来到门前,看见们也没有锁,就推开门直奔纪成武的卧室,掀开里屋的门帘,首先映入李红眼目的是炕上的两只沾满泥土、又黑又大的脚丫子,顺着脚再往上看只见纪成武身上蒙着一块白布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 李红浑身打了个激灵,不由得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这一退正好碰到了身后的已经被碰歪了即将要倒的长条凳子,直听“咣当”的一声,长条凳子倒在了地上,把李红吓了一大跳,本能的从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尖叫……。 随着李红的这声尖叫,纪成武膯的从炕上坐了起来,瞪着两只睡意朦胧的眼睛大声喊道:“谁……”? 李红本来在碰到长凳的同时,已经头扭向身后想看个究竟,可正在她将头扭到后面时,纪成武的这声呐喊,又将李红吓了个魂不附体,举着双手再一次发出了渗人的惊叫……。 还是纪成武先看清了李红,非常纳闷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李红还没从惊吓中醒过味来,一时语塞的答道:“我…我…我…”。 见纪成武并没有接着追问,李红也纳闷的抬起头来看了纪成武一眼,而这时纪成武并没有看着他,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那块白布。 纪成武眼睛盯着白布,心里很是奇怪,哪来的一块白布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立即用手将白布抻开,左右调量看着身上这块白布,经过这么一展开调量,纪成武看出了这块白布原来就是自己对面诊所里屋和外屋之间的门帘儿。 这块门帘怎么会跑到自己身上来呢?看着纪成武一会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会好象是又非常困惑的表情,李红一时没敢开口说话……。 原来,纪成武昨晚在屋里怎么着也睡不着觉,越是睡不着,越是感觉心虚和渗的慌,在平时看来是很小的响动,今晚都觉得如同雷击般的吓人,辗转反侧之际,想起了下午为萍萍看病用的那瓶酒,他记得是雪儿拿回来放在了诊所的里屋,因为纪成武平时不喝酒,剩下的就用来当酒精消毒用的,纪成武听说过,酒能给人壮胆,于是他就来到诊室的里屋,找到了那瓶酒,打开瓶盖,咚咚的就是两大口,辣得他直用舌头舔自己的手……。 纪成武喝了两大口以后,除了辣,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哪里知道酒是后劲才起作用的,于是就又喝了两口,这回没敢大口的喝,因为太辣得缘故……。 之后,纪成武是一会儿泯一小口,一会儿喝一大口的,将瓶中所剩的酒全部喝光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劲儿逐渐行开,平时不喝酒的纪成武那抗得住这么大的酒劲,昏昏沉沉的倒在小治疗床上睡着了……。 到了半夜时分,纪成武迷迷糊糊的听到屋外乒呤乓啷的有动静,而且是动静越来越大,他觉得这回真是鬼来了,于是就借着酒劲,大喊一声从里屋窜了出来……。 由于纪成武酒喝得多,人又是刚从睡梦中醒来,所以从里屋冲出来的时候,一头将门上挂着的白门帘带了下来,正好盖在了他的头上,这就是当时大驴和小耗子看见的“无头僵尸”……。 而纪成武被门帘这么一蒙,一时也慌了手脚,他还以为是真的撞见鬼了,要不是的话,怎么自己一出屋就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呢?而且就在他眼前一黑的同时,还清楚的听到屋里有两个厉鬼在喊叫……。 纪成武哪里知道,他认为的两个厉鬼也是认为遇上了鬼,才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喊叫之声! 这下可好,两头都遇着鬼了,三个人的本能都是一个字“跑”,可别认为纪成武是追大驴和小耗子才来到屋外的,其实,纪成武也是和他们两个人抱着同样的想法,那就是拼了命的快跑……。 纪成武虽然被蒙着头,可他凭借着对自己家里非常熟悉的优势,凭着感觉,直奔自己的卧室,一头钻到了炕上,大喊了一声后,就偎在炕上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这就是前两章所说的“神鬼杀了恶鬼了”! 纪成武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白门帘,最精彩的情节是他在最迷糊,最神经的时候进行的,所以,它基本上是没有一点印象,倒是怎样去喝的酒,喝酒后又是怎样迷迷糊糊睡着的还能回忆起个大概其,至于门帘到底是怎样让他带回卧室的,他又是怎样回卧室的对于纪成武来说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因此,纪成武也就懒得再去费劲去想了……。 这时,李红站在屋子的门口已经完全回过神来了,见纪成武还没有反应,就轻咳了两声以示提醒……。 纪成武也意识到自己走神了,放下门帘,用双手使劲地上下搓了搓自己的脸,说道:“嫂子,有事啊”? 李红使劲地点了点头,说了声:“嗯”就没有音儿了。 纪成武看出来她是有事不好意思说出口,就一边起身下床一边接着说道:“是不是还没有好”? 李红又“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纪成武抬头看了看钟点,觉得今天时间还早,就对李红说道:“好吧,今天我给你好好的检查一下”。 李红一听纪成武这么说,顿时心生感激之情,想到自己昨天还想着算计眼前这位年轻的后生感到十分的惭愧,头就垂下的更低了……。 在纪成武看来,还以为李红事不好意思,也就没往别处想。 纪成武翻身下床,左看右找的,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鞋了,不由自主地随口说道:“怪了,鞋怎么没了”? 看到这种情况,李红也马上在屋里转着圈的为纪成武找鞋,可就是找不到……。 突然纪成武用手“啪”的一声拍了自己脑门一下说道:“嗨!我到是忘了,可能是在诊所那边了”? 听纪成武这么说,李红马上转身奔诊室而去,后面的纪成武还客气的喊道:“嫂子,你别管了,我自己去拿就行了”。 李红就像是得到了最高指示一样,有着总算能为纪成武做点什么的回报心理,也顾不上自己下身的疼痛,快步将纪成武的鞋拿了过来。 纪成武穿上鞋后,就让李红到诊室那边等他会儿,自己则到院里洗漱了一番,然后来到了诊室屋内……。

上一篇   第十章男人的醋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