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神鬼杀恶鬼 - 乡村神医

第九章神鬼杀恶鬼

就在纪成武转身想要回里屋的同时,无意间低头看见了门帘下方有一大滩的水,从这滩水延伸着有一排朝向门外、大小不一的湿脚印,这绝不是她和雪儿的脚印,明显的看得出来,是刚刚留下的湿脚印。 是鬼、是人?纪成武当然听说过许多闹鬼闹神的故事,也听说过就在村里的某某家闹鬼缠身的事情,可他自己从来没见到过鬼,今天看来是真的让他碰上鬼了,要是人,为什么脚印的大小不一?纪成武越想越可怕,越想越觉得是碰上鬼了。 屋外的一个闪电,让纪成武打了个冷战,屋内雪儿的问话下了他一大跳:“哥,出什么事了”? “哦…没…没…没…没什么事儿”答着雪儿的话,纪成武就想往屋里面走,可是腿就好像是被灌上了铅块,钉在了原地,纪成武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总算将双腿恢复了知觉,于是立即回到了屋内……。 手脚是缓过来了,可是纪成武的上牙和下牙开始进行亲密的接触了,越是不想让他们向一起碰撞,他们就非要向一块粘,而粘到一起后,又控制不住地马上要分开,于是就发出了“咔…咔…咔”的响声,而且这种响声还在逐渐加快不能自控……。 纪成武感觉得到自己的失态,心想:他是男人,怎么也不能在雪儿的面前表现出“怂蛋包”的样子,更不能让雪儿知道这档子事儿,不然雪儿还敢来他家里。 为了遮盖自己的丑态,纪成武立即从桌上抓起香烟,勉强用颤抖的双手取出了一支烟,马上放到了嘴里的两排牙齿之间,这样虽然解决了不出声响的问题,但烟卷在嘴外的剧烈抖动,看了让人更觉得滑稽,幸亏雪儿还没有从第一次和男人亲密接触的害羞中走出来,要不然纪成武的人可就丢大了。 雪儿并没有深追纪成武为什么刚才突然放下自己不管一惊一咋的跑了出去的原因,到底是年龄小,处事较浅,还没能脱离与纪成武初次接吻的快乐和幸福的感觉之中,她看了看外面的雨这个时候已经停了,就立即从炕上下来,走到外屋生着火,考起湿衣服来。 纪成武看到雪儿出去后,勉强站着的双腿一软顺势坐在了炕头上,发现自己只是将烟叼在了嘴上,并没有点着,于是拿起火才想将烟点上,可是由于双手抖动的利害就是划不着火,这时,雪儿撩开门帘进来看见纪成武的样子,就抢过火才,替他点上了烟,说道:“哥,衣服马上就烤干,你快去给我娘拿药,我得快点走了,不然娘该不放心了”。 纪成武吸了一大口烟,马上点头说道:“好…好…。我…我…马上去”。 说着话,雪儿不放心屋外烤着的衣服,就又赶紧的跑到外屋,纪成武这时也缓过来了许多,猛吸了两口烟之后,站起来为雪儿娘拿药去了。 纪成武支撑着勉强送走雪儿后,已经是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了,但他根本就没有一点胃口,将大门插好后,进屋挑了一棵粗一点的烧火棍,就开始满院子的捉起鬼来,自己折腾了大约两个时辰,连个鬼影也没看见,倒是又被一些本是正常的小事儿着实的吓了几跳……。 夜幕降临后,纪成武将屋门关好,在屋里开始胡思乱想开了,先是想: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之类的安慰自己的道理,可想着想着就越想越深,他不但想起了自己少年时期的一些捣乱和恶作剧的事情,还联想到自己父亲的死也是和自己有一定责任的,越想就越睡不着,越睡不着就越瞎想……。 雨后的夜空非常清朗,空气中参杂着青草的芳香,这时已是午夜时分,就见从纪成武的院墙上搜的窜进一个身材瘦小的黑影,黑影落地无声,向院内四周迅速的巡视了一遍,确定无人后,向大门走去。 黑影刚一将门拴拔开,就见从门外侧身钻进一个身材魁梧,体型宽大的人来……。 来人不是别人,就是邻村的大驴和他的一个拜把子兄弟,此人身体轻灵,手脚灵活,善于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所以在十里八乡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顺手牵羊小耗子。 这两人今晚到纪成武家里来,就是想发笔外财,这还是大驴从史癞子那儿得来的消息。史癞子为了讨好大驴,好让他将赌债再延长一点时间,就像大驴透露纪成武最近如何了得,如何为病人看病收高价钱赚了不少钱等等添油加编造的告诉了大驴,而且,还将纪成武为病人看完病后钱收藏在外间诊室的的这一细节也编给了大驴,大驴看史癞子编得津津有道,就信以为真了。 大驴和小耗子两人轻手轻脚的向纪成武看病用的诊所房间摸来,小耗子在前,大驴在后,小心翼翼的来到诊室门前,小耗子拿出携带的撬门工具,向门内一伸,门自动就打开了,倒是把小耗子和大驴两人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三步,两人蹲在地上听了听没有任何的动静,大驴用手捅了捅小耗子,示意要他进去,小耗子一看大驴让他进去,心里的胆子大了起来,因为,在来之前,大驴和小耗子说过,要他不用怕,有他大驴在,一旦有事,它将是:“见人杀人,见鬼杀鬼”! 小耗子接到指令后,一个箭步,宁要跟身就进到了诊所屋内,过了少一会儿,将小脑袋探出来,向大驴示意,没有情况,可以安全进入……。 两人进到诊室的外间,开始四处寻找有可能放钱的地方,由于知道纪成武的卧室在对过,这屋没人住,所以翻腾的动作就愈来愈大……。 就在两人聚精会神地寻找钱财之时,突然间,只听“啊”………!的一声怪叫!从诊室的里屋窜出一个白糊糊,而且没有脑袋的无头僵尸来……。 大驴和小耗子回头一看,没吓出一裤子屎来就已经算他们有种了,两人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夺门而逃,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大驴和小耗子连蹦带窜,连喊带叫的逃出了屋门,来到了院内……。 一般人的心里都是这样,越是害怕,越是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越想看个究竟。 大驴和小耗子逃到院内,不约而同的一起回头看去,哪知道不看则已,一看要命,就在两人刚一回头时一刹那,那个无头僵尸已经到了两人的身后正挥舞着一双厉抓向两人抓来……。 这下可把大驴和小耗子两人的胆都吓破了,大驴也顾不上先前的承诺“见什么杀什么”了,以比小耗子还快的速度转身就向大门跑去,嘴里还大声地喊着“鬼啊……!”! 这时虽然小耗子已经是被吓得魂不附体,但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还是知道逃命,眼看着白糊糊的无头厉鬼就要抓到自己,从小耗子从嗓子眼里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喊之声:“救命啊…鬼……!”!(这回可真是成了“贼喊捉鬼了!”)转头跟在大驴的身后急速向院门狂奔……。 当到了大门口的时候,由于进来的时候将大门关上,虽然没插门拴,但,门是向里开的,所以小耗子看见大驴身宽体胖像堵墙似的堵在门口,生怕跑得慢了被厉鬼抓着,就从门的右侧刚才爬进来的地方纵身一蹿,从院墙上翻了出去,到了院墙外面,起身就向左跑,而大驴正好从门出来转身向右跑,两个人“咣…”的一声撞到了一起,这叫个磁实!……。 这一撞把小耗子撞的倒退了四五步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虽然大驴的身体比小耗子强壮,可是由于冲劲儿太大,也被撞得坐在了原地,两人迅速从地上爬起,瞪着离奇的眼睛相互看了对方一眼,这时,展现在两个人眼里的对方是:白糊糊的厉鬼怎么这么快就变成了黑糊糊的魔鬼!于是,同是大喊了一声:“鬼…啊……!”各自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这时,就看见两个黑影各奔东西,疯狂加拼命的跑着,悲惨的叫声缠绵不断地在村子的夜空中盘旋:“鬼…鬼…鬼…啊…!”! “无头僵尸”并没有追出院门,而是直接朝着纪成武的卧室飘然而去……。 就见,白影儿侧身一闪钻进了纪成武的卧室,只听见从纪成武的卧室里传出了稀里哗啦和一声绝望的呐喊:“鬼…啊……!”……。 夜像死一般的宁静,这时纪成武的院中静的连掉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得见,只有夜空中不时刮来的微风将院门吹的“吱…”一声,“呀…”一声的在夜空中回旋……。

下一篇   第十章男人的醋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