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真爱无私(上) - 乡村神医

第八章真爱无私(上)

纪成武离开家门口,心里蹦蹦的乱跳,就像是做了贼似的,大步流星的向雪儿家里赶去,就在他快要到达雪儿家时,看见雪儿迎面走了过来。 纪成武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见并没有人跟着他,心里踏实了很多,转回头来面带笑容的香雪儿打着招呼说道:“急急忙忙的这是上哪儿去?” 雪儿停住了脚步,还没开口先将头低了下来,身子一侧,轻声细语地说道:“看你这个时辰还没到,心里不踏实!” 一句极为普通的话语,从雪儿嘴里说出来代表着不同的内容和含义,差点让纪成武激动的删自己两个耳光子,他自己心里清楚,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一个医生的范围,自己内心自责,觉得对不起雪儿这颗赤诚善良的心。 纪成武紧走两步和雪儿并肩向回走,一只大手在身下悄悄地去拉雪儿的手,雪儿也乖顺的将小手递给了他……。 还是雪儿先开了口,说道:“今天一早起来,我娘就觉着不舒服,说是头昏,我一时脱不开身,要么早就找你去了!” “娘啊”!纪成武差一点叫出了声,心想:亏了是云芝婶子不舒服,要不然刚才的一幕非让雪儿撞上不可。纪成武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就随声说道:“还好…还好…”。 雪儿不解的侧过头来惊奇的看着纪成武,纪成武知道自己走嘴了,马上来了个脑筋急转弯继续说道:“还…还…好…吗?” 雪儿看着纪成武滑稽的样子,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一边用手捂着嘴一边说道:“我看娘不耐事的,可我看你倒像是有事的样子,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变成磕巴了啊?” 纪成武傻笑了两声,没再答话,松开雪儿的手,抢先走进了雪儿家的院门,这样雪儿就看不见他脸红的样子了。 进院后,纪成武感到今天的小院多了一份清雅,少了一份温情,以往在纪成武进院后,总是能看见云芝婶子在院中忙着,也总是云芝婶子第一个用热情的笑脸迎接他的到来,现在纪成武已经将一切都抛到脑外,首先就是想马上见到云芝婶子,然后用尽自己最大的本事尽快医好她的病,他可不希望明天再来的时候,云芝婶子还在屋里躺着。 纪成武加快了脚步,直向正屋房内奔去,刚走到院儿中央,就听见屋内云芝婶子的声音:“是来了吧?” 纪成武听着这熟悉而又略带疲惫的声音,心里立刻起了另一种感觉,这是他多年没有过的另类感觉了,是这十几年来父亲不曾给过,而且也无法给予的感觉,这种感觉的名字就叫母爱……。 这种感觉虽然只是在心中一闪而过,但是还是让纪成武的鼻子酸了一下,眼眶皱皱的发紧,来到堂屋,他轻声的咳嗽了一声,听到屋内云芝婶子的声音:“快进来吧”,就一头钻进了屋内。 屋内老王正在给云芝按摩着头部,也可能是久病成医的缘故吧,老王竟然是按摩的有模有样,就是显得手大笨拙了一点……。 纪成武来到床前开口说道:“婶子,哪不舒服?” 云之用手推开丈夫为他按摩的手,看着纪成武勉强的笑了一下,说道:“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头晕的厉害”。 纪成武马上将云芝的手拿过来,两指搭在云芝的手腕上,为云芝诊起脉来。 大约有半盏茶的功夫,纪成武长出了一口气,像是心中已经有了数说道:“没错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从脉相上看,就是肺中沉郁,精神压抑所致,婶子,这两天你没和我叔吵架怄气吧”? 纪成武弄清楚了云芝的病情后,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半开玩笑的和老王打着差,使屋内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云芝用力的点着头,表示很赞成纪成武对他病情的诊断,同时也被的医术所折服,他自己心里清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病情,这是万万不能和纪成武说的,于是,也就随着纪成武的话说:“可不是吗,她爹整天就知道挑这挑那的,看这也不顺心那也不顺眼的,时不常的还要发脾气骂人”,云芝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趁着纪成武回头看雪儿的时候,冲着老王撇了撇嘴,挤了挤眼,老王领会了云芝的用意,刚要上火有憋了回去,并用低沉的笑声来掩盖自己尴尬的表情,没有开口说话。 实际上云芝两口子的心理早就默认了纪成武和雪儿的关系,已经把纪成武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了。可是自打村长上门提亲以来,两口子心里就像是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头,移不动,搬不走,挪不开的,整天提心吊胆、度日如年,有心将纪成武和雪儿两人这层关系捅破,可村里又没有女方主动提亲的先例,多次引导纪成武主动提亲,可这傻小子就是不往道上领,真是把云芝两口子急得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其实纪成武并不傻,也不迟钝,他心里明白云芝两口子的意思,但,他有他的打算,就差这十几天老王的病就可以痊愈了,他不想急在这一时,让事情留有遗憾,他要将向雪儿求婚之事做得更加完美,让全家皆大欢喜。 纪成武心里想着事,手上可没闲着,他麻利的从药箱中取出针盒,打开后从里面挑选了一个较为短小精致的银针,对云芝说道:“婶,我先给你扎几针,看看能不能管用”。 说着话让云芝面向炕的内侧做好,背对着他,让老王将云芝的衣服向上撩起,准备在云芝的背上行针,但今天和以往给老王扎针有所不同的是,纪成武只是在云芝的背上看准穴位,用针扎进去马上就拔出来,每次出针后,都带出绿豆般大小、紫黑色的血珠挂在云芝的背上,老王看了很是纳闷,心想:这哪里是在给云芝扎针灸,简直就是在给云芝放血。 还真别说,这回真是让老王蒙着了,纪成武正是用的中医针灸学中的清毒散瘀之法,将云芝体内和心、肺中的毒火用针从相应的穴位中带出,来达到减轻毒火上攻的目的。 就在针行五次血珠欲滴的时候,纪成武在将针拔出的同时用手掌略用微力的在云芝背的背心处拍了一掌,只听运至“哼”了一声,长出了一口闷气……。 纪成武收起行针向老王示意将云芝背上的血迹擦干净,老王不解的问道:“这就好了么?” 还没等纪成武说话,云芝就先开口说道:“啊,你的医术可是越来越高明了,我现在感觉心里面痛快多了,而且头也不那么晕了,真是神了!” 纪成武和老王相互对视,开心的笑出了声……。 云芝回过身来看见雪儿还傻站在门口,就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做饭,让在家吃了再回去”。 雪儿“嗯”了一声转身去准备午饭,纪成武在雪儿家吃饭已经是常事了,所以并没有客气的语言了,看到雪儿转身出去,他马上接口说道:“我也去帮雪儿做饭”。 云芝两口子明白纪成武的心思,但看看时晨已经不早了,纪成武还要赶回家里的诊所为其他人看病,毕竟纪成武是指着诊所吃饭的;于是,云芝开口说道:“雪儿一个人就行了,你还是先给你叔扎针做治疗吧”。 听到这话纪成武也没强求,就应了一声拿出针盒开始给老王做治疗,对于老王的病情纪成武早就了如指掌了,所以行起针来飞速流畅,一盏茶的功夫已经是针走八脉,手推过宫了。 为老王做完治疗,纪成武额头上已经为挂汗珠,他放好行针,转身出屋想到院中洗洗脸凉快一下,就在他一只腿刚要迈出门槛的时候,一只小手托着冒着热气的手巾把递到了他的眼前,纪成武拿过毛巾顺势向脸上一蒙,然后向下一拉并将头向屋外一探,作出了个鬼脸,门外立刻传来了一串银铃般的少女笑声……。 原来为纪成武递热毛巾的不是别人,就是他未来的小姨子、雪儿的妹妹——莲儿,由于这些日子学校放假,所以纪成武每次过来都能碰上她,两个人已经很熟了,而且还经常在一起开玩笑,每当这时雪儿总是站在一边悄悄的看着他们两人,一旦两人起了争议,要雪儿出面做裁决的时候,雪儿总是抿嘴一笑,既不说妹妹的不是,也不说纪成武的不对,为这事还经常遭到妹妹的奚落。 “纪大哥,你给我出的问题我想出来了,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莲儿撅着小嘴问道。 “算数啊,只要你的答案是正确的!”纪成武摆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原来纪成武到雪儿家来时常的给莲儿出点猜谜语什么的小问题,而且两人约定,如果莲儿猜对了,纪成武就要对莲儿有所奖励,当然,每次的最终结果都是要让莲儿猜到的,而纪成武这也算是纪成武的一种的曲线救“国”吧! 今天还是照例,先由莲儿说出答案,然后,纪成武进行狡辩,死不承认莲儿说对了答案,于是有时该轮到雪儿当裁判的时候了,雪儿仍然和往常一样含笑无语,这下可急坏了莲儿,每到这个时候,纪成武就开始主动退让,将钱乖乖的塞进莲儿的手里,莲儿才不客气,全然收下,鼻中还发出了哼的一声以示不满。 这时雪儿的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叫了父母一起来到葡萄架下吃饭,五人围桌而坐到显有一家人的感觉,吃饭中,雪儿给纪成武碗里挟了一住菜,还没等纪成武去吃,莲儿就伸出筷子从纪成武的碗中抢去了一些,还挤眉弄眼的在奚落姐姐,纪成武只得憨厚的笑了一笑,蒋琬递到莲儿的面前,莲儿反到将脸转了过去,不给面子……。 午饭的气氛非常好,云芝虽然没吃多少,但毕竟是可以下地了,头也不想先前晕的那么厉害了,大家看到这种情形开心的要命。 吃过午饭,纪成武就起身要回家去给云芝抓几幅草药,云芝一想已经耽误了一上午的时间,不能让他再跑了,就对雪儿说:“雪儿,你和哥去一趟吧,别让他再跑了”。 这话当然赢得纪成武和雪儿的赞同,雪儿干脆的应了一声:“哎!知道了!” 说这话正要走的时候,天空突然出现了乌云,看来就要下雨了,纪成武和雪儿马上动身,快步朝着纪成武的家里走来……。

上一篇   第七章阴谋未遂